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返回頂部

《鬼怪/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分集劇情介紹(1-16集全)


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 2017-02-09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 DVD高清完整版

該劇以東方傳說為主題,講述需要通過找到人類新娘來結束不朽生命的鬼怪與失去記憶的陰間使者以及自稱是「鬼怪新娘」的一位「本應死去」的少女的奇妙同居生活。

該劇首播收視率6.322%,大結局平均收視率20.5%,瞬間最高收視率22.1%,刷新了tvN歷史上,同時也是有線台歷史上的單集電視劇最高平均收視紀錄。


導演: 李應福

編劇: 金銀淑

主演: 孔侑 / 金高銀 / 李棟旭 / 劉仁娜 / 陸星材 / 金所炫 / 金珉載

類型: 劇情

官方網站: program.tving.com/tvn/dokebi

製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首播: 2016-12-02(韓國)

集數: 16

單集片長: 70分鐘


《鬼怪》劇情簡介

高麗時期的大將軍金侁(孔劉飾)因為受到王的猜忌而遇害,死後獲得了詛咒般的能力——「永生」和強大的能力。擁有不死之身的「鬼怪」金侁,為了結束自己無限循環的生活必需找到一位人類新娘,卻在尋找途中陰差陽錯與失去記憶的陰間使者王黎(李棟旭飾)開始了奇妙「同居」生活,兩人在遇到了傳說中的「鬼怪新娘」——一個「命中注定要死」的少女池恩倬(金高銀飾)之後,充滿浪漫奇幻的故事就此拉來序幕。


《孤單有燦爛的神-鬼怪》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古代,金侁將軍帶著部下奮戰了三天三夜打了勝仗歸來,想不到等待他們的卻是一場殺戮。由於金侁將軍戰無不勝打了無數的勝仗,被老百姓們譽為「神」,還被百姓們朝賀萬歲,這無疑是對王上高高在上的權勢的挑戰。王上對金侁將軍充滿了嫉妒和恐懼,又聽信佞臣之言所以決定以逆賊之名殺了金侁將軍。王后作為金侁將軍的妹妹,為了金侁將軍而死,這無疑更增加了王上對將軍的憎恨。金侁將軍為了保護家人不得不屈從,最後將軍讓自己的屬下用自己的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金侁將軍在一個最燦爛的午時死在了自己的劍下,王上還下令要讓金侁將軍曝屍荒野。傳說若靈魂附在某人的舊物或沾了血的物件上,便會成為鬼怪,上過無數戰場,染過鮮血的長劍,沾染了主人的血更甚。金侁將軍就如傳說般的附在他自己的劍上成為了鬼怪,因為金侁將軍在戰場上殺了太多的人,於是成了不死之身,他只能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個個死去,這是對他的懲罰,唯有鬼怪新娘才可拔出此劍,讓金侁將軍安息。金侁將軍的一個下屬在將軍死後一直侍奉將軍的劍並把此劍稱為老爺。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將軍變成了鬼怪出現在一直侍奉他的下屬和下屬的孫子眼前,將軍變成鬼怪的第一件事就是報仇,他用自己獲得的能力殺死了王上身邊的佞臣。將軍再回到下屬身邊時,下屬已經死了,這是對金侁將軍的第一個懲罰。下屬曾交待自己的孫子要一直侍奉著將軍,就這樣,那個下屬的後代就一直侍奉著金侁將軍,並稱成為鬼怪的金侁將軍為老爺。將軍成為鬼怪後在各地懲處過很多壞人也幫助過很多好人,好多年過去了,將軍一直在等待著「鬼怪新娘」的出現。正悠閑的在房頂喝酒的鬼怪(以下鬼怪都特指金侁將軍)聽到了一個很虔誠的求救,鬼怪來到求救者面前知道求救者是個孕婦,鬼怪是不能干涉人類的生死的,但是這次鬼怪卻違背了原則救下了求救者。求救者叫池蓮熙,當地獄使者趕來要收走池蓮熙的鬼魂時,池蓮熙已經被救走了。池蓮熙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字叫池恩倬,池恩倬出生後,鬼魂們都稱池恩倬為「鬼怪新娘」。池恩倬九歲時,媽媽去世被地獄使者帶走,地獄使者還要帶走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池恩倬,卻被小賣部的老奶奶阻止。 媽媽去世後,池恩倬就和姨媽一塊兒生活。姨媽並不是真心想要照顧池恩倬,只是惦記著姐姐池蓮熙的保險金,所以池恩倬在姨媽家的日子過的也很辛苦。池恩倬十九歲生日時,曾發誓不許願的她許了願想要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在池恩倬除滅蠟燭的時候,鬼怪來到了池恩倬的身邊,池恩倬認為鬼怪是鬼魂,鬼怪告訴池恩倬她想找一份兼職的願望就要實現了,說池恩倬會在雞肉店工作。池恩倬找了很多雞肉店也沒有找到工作,她很生氣覺得鬼怪在騙她,池恩倬正在苦惱沒有留下鬼怪的電話號碼無法找到鬼怪時竟無意將鬼怪召喚了出來:她發現只要吹滅蠟燭就可以將鬼怪召喚出來。池恩倬猜測鬼怪是「鬼怪」,鬼怪否認,池恩倬還說自己是「鬼怪新娘」。鬼怪試探池恩倬發現池恩倬看不到劍,所以鬼怪不相信池恩倬是「鬼怪新娘」。鬼怪穿越國度去了加拿大,沒想到池恩倬也跟了過去,鬼怪很驚訝。池恩倬看到鬼怪有那麼大的本事竟然說要嫁給鬼怪還對鬼怪說「我愛你」,看著池恩倬臉上燦爛的笑容,鬼怪呆住了。光陰似箭,服侍鬼怪的下屬已經到了柳德華的爺爺那一代了,接下來便是柳德華,柳德華是財閥三世,侍奉第13代鬼怪的家族四代獨子。柳氏家族從漢陽郊外的金銀店起家一步步成長為大企業,也都是鬼怪的功勞。而下一代,要由德華來侍奉。但是柳德華並不像爺爺那樣尊敬鬼怪,只把鬼怪當成一個有超能力的叔叔。柳德華為了買車把房子租給了地獄使者,鬼怪知道後堅決不同意。但是由於地獄使者的威脅,鬼怪不得不同意讓地獄使者住在他的房子里。鬼怪和地獄使者都相互知道彼此的身份,兩個人在一起總是鬥智斗勇,看來兩個人「同居」的日子會有很多好玩的事發生。


第2集

  池恩倬看到加拿大美麗的風景高興壞了,揚言要和鬼怪把加拿大之行當作蜜月旅行。池恩倬興緻勃勃的跑來跑去,鬼怪只是默默的跟著。後來,鬼怪把池恩倬帶到一個酒店讓池恩倬乖乖在酒店等他然後鬼怪獨自出去辦事了。其實鬼怪所謂的辦事就是指去祭祀那個侍奉他的下屬及他的後代,他們全部都曾侍奉過他。擁有不死之身在別人看來或許是恩賜,但是對於鬼怪來說卻是懲罰和折磨,他不得不眼睜睜的看著關心他的人一個個相繼死去。鬼怪也曾試圖自己拔掉身上的劍但是無濟於事,他也只能繼續忍受著痛苦與折磨。池恩倬從加拿大回到學校去上學遲到了,受到了班主任的批評。放學後,池恩倬拿著從加拿大帶回來的楓葉回憶加拿大的那次難忘的旅行。池恩倬試圖再次穿越國度,但穿越失敗碰到了一位紅衣美女。這位紅衣美女就是十年前保護池恩倬不被地獄使者抓走的那位老奶奶,不過池恩倬並不知道。紅衣美女給了池恩倬一捆菠菜讓她做給姨媽一家人吃。池恩倬回到姨媽家依舊受到了嘲笑和打罵,而吃了用菠菜做的包飯後,姨媽家的人也受到了小小的懲罰,看來是紅衣美女在替池恩倬打抱不平。池恩倬在姨媽家裡受了欺負躲到了外面,打算等到姨媽家的人都睡了再回家。鬼怪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著池恩倬的奇怪行為,越想越好奇,所以打算去找池恩倬問個清楚。鬼怪不承認是自己主動去找池恩倬的卻說是因為池恩倬的召喚才出現的。鬼怪陪著池恩倬在馬路上走了半夜,還說自己是吃多了要消化才在馬路上散步的,鬼怪不願意承認他是因為擔心池恩倬才陪她散步的。池恩倬終於在炸雞店找到了兼職,而且老闆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池恩倬欣喜若狂。晚上,池恩倬想要把找到兼職的好消息告訴鬼怪,池恩倬把鬼怪召喚出來,鬼怪穿著睡衣和拖鞋出現嚇了池恩倬一跳,兩個人拌了兩句嘴就不歡而散了。鬼怪因為在池恩倬面前丟了臉很生氣,一直纏著和他「同居」的地獄使者在著裝方面幫他出主意,他要做好隨時被召喚的準備,地獄使者險些崩潰。自從鬼怪和地獄使者「同居」之後,兩個人就互相挖苦還一直鬥智斗勇,也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地獄使者有很多的任務,最近還要尋找「其他遺漏者」,更是一項棘手的任務。地獄使者找到亡者的靈魂讓他們喝下一杯可以忘卻今生一切的茶,這就算完成了任務。當然,壞蛋是沒有茶喝的,這是神對他們的懲罰,讓他們記著他們所犯下的罪孽生活在痛苦的地獄裡。鬼怪就是沒有喝到茶所以記著所有的人和事,也因此受盡折磨。池恩倬把從加拿大帶回來的楓葉做成了標本打算送給鬼怪,當她吹滅火柴召喚鬼怪時,出現在她面前的卻是地獄使者,池恩倬嚇壞了。鬼怪也出現了,鬼怪又一次阻止了地獄使者帶走池恩倬,在爭執過程中鬼怪也終於向池恩倬承認他是「鬼怪」而地獄使者也知道了池恩倬是「鬼怪新娘」。地獄使者知道無法在鬼怪面前帶走池恩倬就溜之大吉了。池恩倬知道鬼怪一直在騙她很生氣,池恩倬問過鬼怪很多次他是不是「鬼怪」,鬼怪都不承認,池恩倬認為鬼怪是嫌棄她這個「鬼怪新娘」不漂亮才不承認自己是「鬼怪」的。鬼怪解釋因為池恩倬沒有發現他身上的秘密所以他一直認為池恩倬不是「鬼怪新娘」,所以也沒有說出自己是鬼怪的身份。鬼怪還對池恩倬說並不希望池恩倬是「鬼怪新娘」,因為他怕池恩倬會怨恨他。池恩倬還是很生氣並說以後不會再召喚鬼怪了而鬼怪也說自己即將離開,兩個人就此分道揚鑣。池恩倬也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鬼怪新娘」,於是池恩倬去找鬼魂們問個清楚,而鬼魂們告訴池恩倬十九年前鬼怪救了她和她媽媽的事。池恩倬的姨媽欠了債,討債的人找池恩倬的姨媽要債,池恩倬的姨媽卻說池恩倬有錢讓討債的人找池恩倬要。在放學的路上,池恩倬被幾個陌生人拉到車上帶走了,這幾個人正是找姨媽討債的人。池恩倬雖然說不再召喚鬼怪但在危難之際想到的第一個人卻還是鬼怪,看來鬼怪已經深深的印在池恩倬的心裡了,只是池恩倬自己不知道而已。


第3集

  池恩倬試圖吹滅壞蛋的打火機召喚鬼怪但沒有成功,但是鬼怪還是出現了,不過是和地獄使者一塊兒出現的。鬼怪把車劈成兩半把池恩倬救出來了,池恩倬嚇壞了趴在鬼怪的懷裡失聲痛哭。鬼怪為了懲罰那兩個壞蛋讓他們所在的那條鄉間小路消失了兩天,所以那條鄉間小路既沒有車也沒有行人以致於池恩倬以為她是在去陰間的路上。池恩倬因為鬼怪把地獄使者也帶來了所以很生氣,鬼怪和地獄使者用超能力默默說話,他們都不敢招惹生氣的池恩倬。池恩倬告訴鬼怪她已經知道十九年前是他救了她和她媽媽,所以以後她不會再討厭鬼怪了,但是從池恩倬強硬的語氣可以知道她並沒有因此善待鬼怪。鬼怪讓柳德華調查池恩倬姨媽一家,柳德華告訴鬼怪池恩倬的姨媽和兩個表兄妹總是欺負池恩倬,鬼怪決定用兩塊金子懲罰池恩倬姨媽一家人。池恩倬的姨媽在池恩倬的抽屜里發現了兩塊金子,但是三個人兩塊金子沒辦法分啊,池恩倬姨媽一家人都是好吃懶做又貪婪的人,於是一家三口一整夜都守著那兩塊金子,每個人都硬撐著不讓自己睡著。天亮時,池恩倬的姨媽和表弟發現池恩倬的表妹趁著兩個人睡著偷偷把金子拿跑了,池恩倬的姨媽和表弟急忙起來追池恩倬的表妹去了。池恩倬自從找到了兼職就一直在炸雞店裡住,有次她回姨媽家拿東西才知道姨媽一家人都不在家,她當然不知道這都是鬼怪搞得鬼。後來房東告訴池恩倬她姨媽一家已經退租了而池恩倬連姨媽一家的面都沒見到,池恩倬這次徹底無家可歸了。池恩倬和鬼怪表面上表現的都不想見到對方但是卻都忍不住思念對方,池恩倬因為鬼怪即將離開感到很難過。池恩倬曾堅決表示不再召喚鬼怪卻在給老闆烤魷魚時不小心又一次召喚了鬼怪,其實鬼怪時刻準備著被召喚,被召喚的鬼怪開心極了卻故意表現得很不耐煩。鬼怪再次問池恩倬能不能在他身上看到什麼,池恩倬表示能看到但不想告訴他,鬼怪只好帶著池恩倬去吃飯。吃飯時鬼怪用魔法成就了一對男女的姻緣,池恩倬羨慕不已認為鬼怪是在幫助那兩個人,鬼怪卻表示他在懲罰那兩個人。那兩個人一個好撒謊且卑鄙,一個虛榮且不知感恩,所以他們必須在一起而且會成為對方的地獄。地獄使者從天橋上路過,曾幫助過池恩倬的紅衣美女攔下地獄使者讓地獄使者買東西,其實紅衣美女是在設法讓地獄使者和Sunny相遇。地獄使者和Sunny同時看上了一個翡翠戒指,而這個戒指正是為了鬼怪而死的王妃手上戴的那一個。在地獄使者看到Sunny的一瞬間竟然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淚而Sunny也被地獄使者的帥氣深深吸引,但是紅衣美女卻說他們會付出慘痛的代價。其實Sunny就是池恩倬的老闆,Sunny在店裡一直等待著地獄使者給她打電話卻越來越失望而地獄使者也在看著翡翠戒指和Sunny留下的電話號碼回憶兩個人相遇的美好瞬間。吃過飯的鬼怪和池恩倬走在路上,鬼怪繼續問池恩倬在他身上能看到什麼但池恩倬避而不答,兩個人站在路邊看著對方竟然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鬼怪和地獄使者鬥嘴時泄漏了地獄使者的身份,所以柳德華知道了這位租客是地獄使者的事,柳德華表示他也想在死後成為地獄使者,鬼怪卻說犯了滔天大罪才會成為地獄使者,地獄使者聽到鬼怪說他的壞話又和鬼怪吵了起來。鬼怪和地獄使者開玩笑卻惹怒了他,鬼怪只好又去哄地獄使者,地獄使者一直在想自己到底犯了什麼罪,鬼怪卻「安慰」地獄使者說不管他前世做了什麼他都一如既往的煩他,這句話竟逗得地獄使者哈哈大笑。地獄使者和鬼怪,一個因為忘了前世而痛苦,一個因為忘不了前世而痛苦,就這樣的兩個人在「同居」的日子裡竟然產生了友誼,雖然表面上兩個人針鋒相對但當地獄使者知道鬼怪即將離開去找「鬼怪新娘」時竟然無端的難過起來了,地獄使者雖然嘴上說讓鬼怪早點離開但心裡卻並不想讓他離開。池恩倬知道鬼怪馬上要離開了也很難過,一個人跑到海邊對媽媽哭訴自己過的不好,鬼怪找了好久才找到了池恩倬。池恩倬把她做的楓葉標本送給了鬼怪,鬼怪摸著池恩倬的頭向她告別。池恩倬不想讓鬼怪離開於是去鬼怪家裡找他,池恩倬告訴鬼怪她能看到他胸口的劍,池恩倬認為這樣就能證明她是「鬼怪新娘」了,那麼鬼怪也不會離開了。


第4集

  鬼怪聽到池恩倬說她能看到他胸口的劍時很驚訝,鬼怪問池恩倬為什麼裝作看不見,池恩倬表示初次見面她就能看到他胸口的劍,出於禮貌和害怕才沒有說。鬼怪找到地獄使者激動地說池恩倬能夠看到他胸口的劍,地獄使者卻表現得一臉淡定。地獄使者問鬼怪覺得開心還是害怕,鬼怪表示一方面可以結束這可惡的不滅人生感到開心,但是想到人生也有高興的事又想多活一段時間。池恩倬姨媽一家走了,池恩倬無家可歸,所以她裝可憐求鬼怪收留她。在鬼怪家裡,池恩倬用心聲向鬼怪表白但鬼怪聽不到,鬼怪說池恩倬被追債人綁架時是因為池恩倬脖子下方的胎記才被召喚的。池恩倬很生氣,告訴鬼怪因為怕鬼怪聽到她的心聲即使非常想他也強迫自己不許想,鬼怪問池恩倬為什麼突然告白,池恩倬理直氣壯的說因為看到了他的房子還說要和鬼怪生孩子一塊兒生活。鬼怪讓柳德華的爺爺把池恩倬安排到了酒店的套房,一開始池恩倬看著這麼大的套房高興壞了而後卻又因為一個人住那麼大的房間而害怕。知道了池恩倬是「鬼怪新娘」,鬼怪卻得了抑鬱症,一會兒凄涼一會兒燦爛,竟然還失眠。得了抑鬱症的還有地獄使者,鬼怪是因為池恩倬而地獄使者是因為Sunny。鬼怪憂鬱的時候就會下雨,池恩倬去上學時正巧下雨,池恩倬認為鬼怪是因為不喜歡她而憂鬱所以很生氣。柳德華的爺爺命令柳德華好好照顧池恩倬,所以柳德華要去送池恩倬去學校,柳德華為了引起關注故意把車開到學校門口,池恩倬被同班同學議論很尷尬。柳德華問池恩倬她姨媽一家受到了怎樣的懲罰,但是很顯然池恩倬對這件事一無所知。實際上,池恩倬姨媽一家因為那兩塊貴重的金子被當作小偷抓起來了。地獄使者一直想著Sunny,去他們相遇的天橋找她卻沒有找到。Sunny也一直對地獄使者念念不忘,也曾去天橋找過他,只是兩個人去的時間不同。Sunny一直精心打扮等著地獄使者約她卻一直等不到電話。一連幾天池恩倬都沒有見到鬼怪,她去鬼怪家敲門也沒有人,她認為是鬼怪故意躲著不見她,其時鬼怪帶著地獄使者出國辦事去了,當然他也不知道怎麼面對池恩倬,因為他還沒想好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結局。池恩倬用蠟燭把鬼怪召喚了出來並責怪鬼怪一直躲著不見她,屋子裡放滿了蠟燭,池恩倬還表示如果鬼怪再走她就把全部蠟燭都吹滅,看來池恩倬是真的生氣了。鬼怪帶池恩倬去吃飯,池恩倬卻要去超市吃麵包和香腸,鬼怪喝完一罐啤酒就帶著池恩倬去超市了,只喝一罐啤酒的鬼怪都快站不穩了還說要給池恩倬買很多東西。在回家的路上鬼怪還把池恩倬可以拔掉他胸口的劍的事說出來,而且還差一點把池恩倬拔出劍他就死了的事說出來。池恩倬問鬼怪他活那麼長時間都在幹什麼,鬼怪說一直在等她,還說池恩倬是他的第一任新娘也是最後一任,池恩倬感動。因為喝醉了,鬼怪竟然和池恩倬度過了一段非常開心的時刻。第二天,深秋時節的大街上竟然奼紫嫣紅,樹上都開滿了花,這當然拜醉酒的鬼怪所賜,因為他太開心了所以造成了這樣怪異的景象。鬼怪遭到了柳德華的責怪而他自己也很苦惱,都是喝酒惹的禍。同樣苦惱的還有地獄使者,地獄使者太思念Sunny,以致於在大街上看到誰都是Sunny的面孔,他快崩潰了。池恩倬因為能看到鬼魂被同學們排斥,在學校被其他同學欺負,跟著池恩倬的那幾個鬼魂惡整了欺負池恩倬的同學替池恩倬出氣。池恩倬放學後那幾個鬼魂還是繼續跟著她,但是那幾個鬼魂看到鬼怪就逃之夭夭了。鬼怪為了向池恩倬炫耀他的車特意去學校接池恩倬,他還帶池恩倬穿越國度去吃飯,池恩倬高興得手舞足蹈的,看到池恩倬高興的樣子鬼怪也很開心。吃飯時鬼怪向池恩倬確認她是不是真的能看到劍,池恩倬詳細的描述了劍柄才讓鬼怪相信了她能看到劍的事實。池恩倬覺得能夠長生不老一定很好,鬼怪卻說身邊的人都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池恩倬表示如果有鬼怪陪著他活多久都沒關係,鬼怪感到很溫暖。兩個人吃過飯在大街上散步,池恩倬要拔鬼怪胸口的劍,鬼怪躲避,兩個人在大街上嬉戲打鬧。鬼怪用超能力把水變成了劍,池恩倬高興壞了,兩個人還相互潑水玩。看著池恩倬臉上燦爛的笑容,鬼怪竟有了初戀般的感覺,他知道他愛上池恩倬了。


第5集

  當鬼怪意識到自己愛上了池恩倬時,他並不開心反倒感到憂慮。兩個人一起回家時,池恩倬看鬼怪總是沉默氣氛很壓抑,她就在半路下車了。池恩倬碰到了一個少女鬼魂,少女鬼魂求池恩倬幫她把冰箱塞滿以安慰她的母親。池恩倬沒錢只好把她住的酒店的冰箱里的東西拿給了少女鬼魂,少女鬼魂的心愿已了,跟著地獄使者走了,池恩倬回到酒店卻被柳德華訓斥了。地獄使者和Sunny在天橋遇見,他們一起去喝咖啡,不知怎麼和人類相處的地獄使者顯得很窘迫,Sunny問他什麼他回答什麼,不問他就一直喝咖啡,Sunny問他名字他也無法回答。地獄使者回到家,鬼怪用心聲說他決定消失了,在他渴望繼續活下去和感覺更幸福之前。鬼怪去找池恩倬時池恩倬正準備召喚他,鬼怪說以後都不必再召喚他了因為他會一直在池恩倬身邊,然後他讓池恩倬和他回家因為池恩倬是「鬼怪新娘」。池恩倬問鬼怪愛她嗎,鬼怪回答說如果她想聽的話他也可以說,當鬼怪對池恩倬說完「我愛你」之後外面就下起了雨。池恩倬知道下雨是因為鬼怪憂傷,她很生氣,以為鬼怪是因為討厭她才憂傷的,他不知道鬼怪內心的矛盾。鬼怪愛池恩倬但是他必須控制這種感情,因為池恩倬註定是讓他消失的人,就是這個原因使他感到憂傷吧,但是池恩倬不會理解的,因為鬼怪騙池恩倬說她幫他拔掉劍只是會讓他變得好看。池恩倬覺得鬼怪並不喜歡她,但她還是和鬼怪一起回家了。鬼怪帶著池恩倬回家正好在門口碰到地獄使者,鬼怪和地獄使者都不知道大門的密碼,因為他們從來都不需要按密碼。鬼怪已經幫池恩倬選好了房間,只是房間還沒有收拾也沒有床,鬼怪和地獄使者為池恩倬房間的擺設而爭論,池恩倬表示她的房間她做主。晚上鬼怪讓池恩倬睡在他的床上而他去地獄使者屋裡睡沙發。第二天,鬼怪把池恩倬安排到了他房間上面的那間房裡,鬼怪提醒池恩倬走路小點聲不要打擾到她,但是即使池恩倬發出一點聲音他也很關注,因為池恩倬鬼怪根本無法集中精力,但他卻很享受這種感覺。池恩倬住進鬼怪家裡很開心也很自在,她給鬼怪和地獄使者規定了三項注意事項,還說沒事別打擾她有事電話聯繫。鬼怪一直央求池恩倬給他拔劍但是池恩倬一直不同意,她覺得一旦把劍拔了下來她就沒有利用價值了,那麼也不會再有這麼好的待遇了。地獄使者因為沒有名字很苦惱,他去找池恩倬問名字,池恩倬以為地獄使者問她的名字嚇壞了,因為傳言被地獄使者喊了三遍名字就會被帶走。地獄使者解釋說是自己沒有名字,想問池恩倬女孩子喜歡的名字,池恩倬說金宇彬這個名字比較受歡迎。因為Sunny要求地獄使者給她打電話,池恩倬也說有事打電話,在地獄使者的慫恿下,鬼怪買了兩個手機,他和地獄使者一人一個。面對從來沒有用過手機的兩個人,柳德華不得不從最基礎的開始一點一點的教他們。學會玩手機的地獄使者存的第一個號碼就是Sunny的,他存的名字是「不是善姬是Sunny」,因為每次地獄使者都會把Sunny叫成善姬,而Sunny每次都更正他說「不是善姬是Sunny」。雖然地獄使者一開始是要帶走池恩倬的,但經過一段時間相處池恩倬發現其實地獄使者非常單純老實。池恩倬和地獄使者聊天時鬼怪在一旁故意吸引池恩倬的注意,但池恩倬故意不理他,鬼怪很生氣和池恩倬理論。池恩倬要鬼怪遵守諾言幫她找男朋友,鬼怪竟然脫口而出說他就是她的男朋友,正在激烈爭吵的兩個人頓時都怔住瞭然後不約而同的各回各屋。地獄使者看著鬼怪和池恩倬打打鬧鬧更是鬱悶,他因為沒有名字都不能給Sunny打電話,他們兩個竟然在他面前打情罵俏。鬼怪和柳德華見地獄使者拿著手機和Sunny給他的電話號碼發獃,鬼怪趁著地獄使者和柳德華說話偷偷撥通了Sunny的電話,最後在Sunny的提醒下地獄使者約Sunny喝咖啡。鬼怪又請池恩倬穿越國度吃飯,在飯店裡鬼怪竟然看到了29歲的池恩倬,鬼怪能夠看到人類未來的福禍,但一直以來都看不到池恩倬的未來,這次居然看見了。鬼怪只看到了一個場景,池恩倬去飯店吃飯,而且在等一個她稱為代表的人,29歲的池恩倬依舊笑魘如花、陽光燦爛。鬼怪更加堅定了自己要消失的選擇,29歲的池恩倬沒有他的陪伴也依舊生活的很幸福,他註定是要消失的。


第6集

  王余約了Sunny喝咖啡,他決定像正常人一樣走著去赴約,柳德華提醒他約會的地方很遠,走著是到不了的,於是王余乖乖的坐到了柳德華的車上。王余根據池恩倬的推薦決定取名叫金宇彬,他相信這個名字會討女孩子喜歡的。王余和Sunny各帶一個朋友,四個人互相介紹,王余由於身份特殊不便透露職業只說算是服務行業,當他自豪的向兩位女士介紹自己的名字時,兩位女士認為他是服務員。Sunny和金宇彬要名片但是他卻沒有,Sunny認為金宇彬很奇怪。柳德華說他是富三代,兩位女士把注意力都轉移到了柳德華的身上,王余很生氣,他使用魔法把柳德華和陪Sunny一起去的女士都變走了。王余把翡翠戒指給了Sunny,Sunny看到王余手機里只存了四個電話號碼,德華、鬼怪、鬼怪新娘還有不是善姬是Sunny,她覺得很搞笑還調侃金宇彬竟然還認識鬼怪夫婦。鬼怪一直央求池恩倬給他拔劍,鬼怪說這把劍是對他的懲罰,池恩倬開玩笑問他是不是造反了,鬼怪竟然真的向池恩倬講了他和王上的事。池恩倬很同情鬼怪並安慰他說這把劍並不是對他的懲罰而他也是被愛的存在,否則他也不會遇到鬼怪新娘,鬼怪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淚,池恩倬也因為可憐鬼怪而流淚。後來鬼怪問池恩倬是不是可以幫他拔劍了,不料池恩倬認為鬼怪是在裝可憐博得同情然後讓她幫他拔劍,所以池恩倬拒絕了。Sunny回到店裡端詳著手上的戒指感覺就是她的,她還和池恩倬討論送戒指的男人。一個鬼奶奶央求池恩倬向鬼怪打聽彩票的中獎號碼,他要託夢告訴她的子孫讓他們生活的好一點。池恩倬知道號碼後也要買,可是因為未成年被拒絕。池恩倬告訴鬼奶奶鬼怪會幫助她的子孫的,鬼奶奶表示很感謝還希望池恩倬和鬼怪甜甜蜜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池恩倬問王余死後能不能見到神,她想和神理論,她覺得鬼怪太孤單了,還說想要幫鬼怪把劍拔出來。王余很震驚提醒池恩倬一旦把劍拔出來她就沒有了價值也不會有那麼好的待遇了,池恩倬卻表示無所謂,她只想幫助鬼怪。王余其實不想讓池恩倬幫鬼怪拔劍,因為他知道拔了劍鬼怪就會消失,但他不能告訴池恩倬。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王余和鬼怪已經有了很深厚的友誼了,他不捨得讓鬼怪離開。王余在天橋上走著看見Sunny迎面走來,他緊張的趕緊隱身,Sunny給金宇彬打電話,電話卻在身邊響起,Sunny嚇得差點摔倒,王余情急之下在下面拖住了她,這次Sunny更害怕了,最後倉皇而逃。鬼怪在池恩倬回家的路上等著她,兩個人一起散步聊天,池恩倬感謝鬼怪當年救了她和她媽媽,兩個人還互相撫摸對方的頭。回到家池恩倬看到鬼怪為她準備的聖誕樹非常開心,她決定幫鬼怪把劍拔出來,但鬼怪卻逃跑了。池恩倬向王余打聽鬼怪的事,王余並沒有告訴她實情。兩個人談到他們之前見面分別是池恩倬9歲和19歲的時候,王余用心聲告訴池恩倬她29歲也可能被帶走,即使沒有了他,別人也可能會帶她走,只是池恩倬並不能聽見他的心聲。池恩倬答應幫鬼怪拔劍,鬼怪卻一直向後推遲,因為他還沒有準備好。鬼怪一直在尋找為他而死的娘娘的轉世卻一直沒有找到。唯一陪伴鬼怪的故人只有柳德華的爺爺,他就是當年把劍插進金信胸口裡的金信最信任的屬下的轉世。柳德華的爺爺知道老爺已經決定消失了很悲痛,但他必須遵從老爺的決定,因為這是命令,就像當年他把劍插進將軍的胸口一樣。鬼怪把柳德華的卡給他了,還告訴柳德華要自由自在的生活,鬼怪要求柳德華的爺爺好好照顧池恩倬還給池恩倬留下了房產。鬼怪給王余打電話讓他把池恩倬脖子下方的印記消除還讓他消除的池恩倬的記憶。鬼怪把池恩倬帶到一望無際的蕎麥田,那兒是開始的地方所以他也要在那兒結束。在拔劍之前池恩倬又提了幾個要求並讓鬼怪簽字,因為池恩倬曾經說過要在初雪的時候幫鬼怪拔劍,於是飄飄洒洒的大雪漫天飛舞。池恩倬雖然能看到劍但是她卻抓不到,試了好幾次還是抓不到以致於鬼怪懷疑她不是「鬼怪新娘」。池恩倬想到了童話故事裡被詛咒的王子,她認為如果她吻了鬼怪就能拔掉他胸口的劍了,於是還沒等鬼怪反應過來,池恩倬就吻上了鬼怪的唇。


第7集

  鬼怪毫無準備的就被池恩倬吻住了,他沉默了一會兒說池恩倬瘋了,池恩倬也很委屈說那是她的初吻。池恩倬還要再試試能不能拔掉劍而鬼怪顯然已經不相信她了,其實是鬼怪自己更加不想死了。池恩倬表示如果不行還有一種辦法那就是真愛,還說她願意嘗試,鬼怪卻扭頭就走了。王余把拔掉劍後鬼怪會消失的事告訴了柳德華,柳德華傷心欲絕的說不要銀行卡了只希望叔叔能回家,話剛說完,鬼怪出現了。王余和柳德華看到鬼怪很震驚當然也很高興,鬼怪收回了他之前送出去的所有的東西,柳德華、 王余和池恩倬對他的做法很不滿。鬼怪又去向柳德華的爺爺要娘娘的畫像,柳德華的爺爺請求他從今往後不為求死而為求生。王余問池恩倬怎麼回事,池恩倬把拔劍過程告訴王余,王余猶豫要不要把拔下劍鬼怪會死的事告訴池恩倬,最後他還是沒說。池恩倬覺得自己拔不下來劍沒有了價值,她怕鬼怪把她趕出去,於是她在家裡搶著幹活。鬼怪看池恩倬如此聽話並不打算放過她,他對池恩倬指手畫腳還總找茬。王余看著鬼怪和池恩倬在一起吵吵鬧鬧的很生氣,他因為名片都不能給Sunny打電話,那兩個人卻在他面前打情罵俏。王余表示要帶池恩倬走,假裝很討厭池恩倬的鬼怪卻極力維護池恩倬。鬼怪表面上對池恩倬很苛刻,其實他一直關心著池恩倬,池恩倬考試那天他還給池恩倬送便當還撫摸她的頭。池恩倬考試完畢,看著大家都有媽媽接,她也想自己的媽媽,但是她只能對著天空向媽媽揮手。池恩倬回到家,鬼怪帶著王余和柳德華準備了蛋糕為她慶祝,池恩倬感動的哭了,她許願說想和鬼怪吃著爆米花看電影,鬼怪幫她實現了願望。王余因為沒有名片不知道怎麼面對Sunny,他去找Sunny卻只是默默的在她的身後跟著,Sunny走在路上被一個喝醉酒的男人糾纏,王余用魔法讓那個男人飛到了路邊的花木里,Sunny看到那個男人飛起來了嚇得趕緊逃走了。鬼怪和池恩倬去看關於殭屍的恐怖電影,鬼怪提醒池恩倬不要尖叫,說是怕丟人,可是看電影時鬼怪卻被嚇得出了很多洋相,池恩倬對他很是鄙視。池恩倬去大學裡面考試時碰巧見到了小時候鄰家的泰希哥哥,泰希哥哥說她變漂亮了還揉了揉她的頭頂,這一幕正巧被鬼怪看見,鬼怪先是苦笑然後就下起了雨。池恩倬回到家想起泰希哥哥揉她的頭頂覺得很幸福,她還回憶小時候泰希哥哥和一個大叔打棒球的情景。鬼怪其實也認識泰希,池恩倬記憶中和泰希哥哥一塊兒打棒球的大叔就是鬼怪,當時鬼怪和泰希打賭,他輸了幫泰希實現一個願望——把泰希的鋼琴變走了。第二天鬼怪去找泰希挑釁卻被泰希認出了他是幫他變走鋼琴的大叔,鬼怪當然不承認。鬼怪回到家裡和王余講了他和泰希的事,他想讓王余幫他消除泰希對他的記憶遭到拒絕。泰希約池恩倬見面,鬼怪很生氣。Sunny給王余打電話,王余因為沒有名片不敢接,他讓鬼怪幫他接,因為王余不幫鬼怪消除泰希的記憶所以鬼怪不願意幫忙。無奈之下王余找到了正在約會的池恩倬,他以泰希為要挾讓池恩倬幫他接電話。池恩倬告訴王余Sunny約他喝咖啡,王余緊張不知如何面對,池恩倬把和女孩約會會遇到的問題都總結下來告訴王余而王余認真的背答案。王余和Sunny約會時說的好多話都令Sunny非常滿意,Sunny和他聊的很開心,只是當問到了池恩倬沒有想到的問題時,王余說要回去準備準備被Sunny攔住了。柳德華的爺爺讓柳德華把娘娘的畫像交給鬼怪,鬼怪沒在家,柳德華和王余好奇就打開了畫像,王余看到娘娘的畫像時卻傷心痛哭起來了。如果王余和娘娘也有某種淵源的話,那麼王余和鬼怪肯定是故人,只是不知是朋友還是敵人。鬼怪見池恩倬很晚還不回家出去找她,原來池恩倬又找到了一個在婚禮上唱歌的兼職。工作完成之後兩個人一塊兒回家,池恩倬向鬼怪說心裡話,鬼怪還不由自主的擁抱了池恩倬,當鬼怪因為池恩倬而哈哈大笑時,他的胸口卻劇烈的疼痛起來了。池恩倬知道鬼怪是因為那把劍而痛苦,於是她決定再試一次看看能不能拔出來,這次她居然能摸到那把劍了,可當她剛把劍拔動一點的時候卻被鬼怪推開了。池恩倬差點撞到了一輛卡車上,幸虧鬼怪及時擋在了她的身後,鬼怪和卡車的碰撞竟然引起了周圍幾十輛車的爆炸。鬼怪知道池恩倬就是那個讓他的一切歸於無的人,在最後時刻鬼怪所留戀的不是他長生不老的人生而是池恩倬。鬼怪愛上了池恩倬而池恩倬卻是那個讓他消失的人,他究竟該如何抉擇。


第8集

  池恩倬差點被車撞死嚇壞了,但是因為拔動了劍證明了她真的是「鬼怪新娘」她又感覺很高興,她還因為看到了鬼怪飛而興奮。鬼怪看著池恩倬高興的樣子卻很無奈,池恩倬能拔掉他身上的劍了,雖然這是他一直期待的事,但是現在他有了牽掛竟不捨得死了。柳德華在樓下等著給鬼怪送娘娘的畫像,他無聊時正好看到了幾十輛車爆炸的視頻,鬼怪從樓上下來,柳德華問鬼怪視頻上的事是不是他乾的,鬼怪默認並讓柳德華趕緊去處理。處理這件事著實浪費了不少人力物力財力,柳德華賠償了車主的損失,他又找到王余讓王余幫忙消除那些人的記憶並告訴他們事故是由旋風引起的。柳德華和王余處理完事情回到家埋怨鬼怪,鬼怪心情很差還吃了安眠藥,王余糾結於娘娘的畫像也很鬱悶,柳德華為鬼怪和王余擔心。鬼怪吃了葯竟然躺在地上睡著了,池恩倬又是點蠟燭又是拿枕頭又是幫他蓋毯子的,她還躺在地上看著鬼怪自言自語,她以為鬼怪還是因為劍而痛苦,鬼怪卻說他是因為初戀而痛苦,池恩倬當然不知道鬼怪所說的初戀指的是她。池恩倬調查鬼怪的初戀,她找到了鬼怪寫的一段話,因為那段話是用鬼怪活著時期的文字寫的所以池恩倬看不懂,柳德華三歲的時候就開始學千字文了,所以池恩倬請求柳德華幫忙翻譯,柳德華說是悲情的告白,池恩倬因為鬼怪一直想著初戀而非常生氣。柳德華告訴鬼怪王余看了娘娘的畫像的事還說王余看了畫像之後哭了,鬼怪問王余為什麼看到畫像會哭,王余也很迷茫,他們地獄使者都是沒有記憶卻有感情,他說或許是因為他引導過畫中的人,王余問鬼怪畫中的人是誰,鬼怪說是他的妹妹。柳德華在一旁說或許王余是鬼怪的妹妹的轉世還說讓王余叫鬼怪一聲哥哥試試,卻同時遭到了鬼怪和王余的嫌棄。王余和同事閑聊時得知他們有一個同事因為遇到了自己的妻子,然後把妻子變成其他遺漏者兩個人跑了,王余感慨這些都是神的旨意,讓一個人忘記或記起什麼。池恩倬和一個出車禍而死的少女鬼聊天,少女鬼說池恩倬脖子下方的胎記好像變淡了,池恩倬並沒在意只說是因為她長大了。池恩倬和那個少女鬼從一面鏡子前經過時她看見了少女鬼出車禍後滿臉是血的樣子,她感到很吃驚。鬼怪送池恩倬去面試,旁邊有一個騎自行車的小偷經過,鬼怪看到了小偷會導致一場嚴重的交通事故而池恩倬也會在那場事故中喪生。鬼怪提前做了準備懲罰了小偷而避免了那場事故的發生也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王余帶領著一大幫地獄使者等著工作卻並沒有等到那些本應該死去的人,當他看到池恩倬時他就知道不會有人死了。王余對鬼怪干涉人類生死很氣憤,鬼怪卻說他自己的生死他沒辦法干涉,但是為了池恩倬他願意干涉天下所有人的生死。王餘氣極說鬼怪應該歸於無,本來是開玩笑,鬼怪卻很嚴肅還說池恩倬已經拔動了劍。王余建議鬼怪告訴池恩倬真相,鬼怪卻想要一直瞞著池恩倬直到池恩倬死去。在一個特殊的日子裡,鬼怪看著娘娘(也是他的妹妹金善)的畫像,回憶著他生前和王上的恩怨。他在兩張紙上分別寫上金善和王黎(即王上)的名字然後掛在孔明燈上放飛了,同時柳德華的爺爺把侍奉老爺的任務交給柳德華還讓柳德華記住那個日子。王余給Sunny打電話沒人接,他就直接去找Sunny了,Sunny告訴王余她的真實名字叫金善,只是她更喜歡Sunny這個名字。王余聽到金善的名字有些震驚隨即他卻心痛難忍,王余心痛難忍的時候正是鬼怪寫下王黎的名字的時候。王余用魔法消除了Sunny和他見面的記憶並讓Sunny獨自回家了。或許Sunny就是金善的轉世而王余就是王黎的轉世,所以當王余看到Sunny和娘娘的畫像時會忍不住流淚。只是若王余真的是王黎的轉世,鬼怪和王余又該如何相處呢。鬼怪喜歡上了對於他來說既是生又是死的池恩倬,所以他決定不告訴池恩倬拔劍的真相。正當鬼怪對人生有所牽掛不想死時,三神婆婆出現了,她要求鬼怪趕快拔了劍歸於無。三神婆婆說如果鬼怪不歸於無那麼池恩倬就有可能會死,池恩倬會不斷的而且更加頻繁的遇到意外。同時池恩倬從王余口中得知如果她拔掉了鬼怪身上的劍那麼鬼怪將會死去,池恩倬非常難過。或許這就是神對鬼怪的懲罰吧,他想死的時候不能死,而他不想死的時候卻又不得不死,這才是最殘酷的懲罰。


第9集

  池恩倬知道她拔下劍鬼怪就會死的真相後痛哭流涕,她哭著收拾完行李就離開了鬼怪家。池恩倬走在路上哭著回憶著她和鬼怪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後來當她發現天下雨時更加難過,她知道鬼怪的心情也很不好。池恩倬去了很遠的地方,因為她走的越遠說明死亡離鬼怪也越遠。鬼怪回到家發現池恩倬和她的行李都不見了就開始尋找池恩倬。他把他知道的池恩倬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找遍了甚至還問了那些經常跟著池恩倬的鬼魂,但是還是沒有池恩倬的消息。最後鬼怪向王余要了炸雞店的地址要去炸雞店找池恩倬,王余告訴鬼怪他對池恩倬說出了拔劍的真相,因為他和池恩倬一樣都不希望他死去。鬼怪去炸雞店找池恩倬,金善認為害池恩倬辭職的人是鬼怪所以對他很不友好,兩個人初次見面就開始鬥嘴,金善在鬼怪離開時還喊了一聲哥哥。池恩倬的班長去以前池恩倬的姨媽家人住的地方找池恩倬給她送成績單,鬼怪卻把成績單拿走了還問班長成績單上的成績算不算好,班長告訴鬼怪說池恩倬的成績考個名牌大學是沒問題的,鬼怪為池恩倬感到高興。鬼怪找不到池恩倬很著急,他讓王余把池恩倬的名字交上去,那樣池恩倬遇到危險的話他們兩個都可以去救池恩倬。鬼怪為了找池恩倬還製造了迷霧和超級月亮,他還讓一個因失血過多而死去的人復活了。柳德華看到各種奇怪的現象知道肯定是鬼怪搞的鬼,他得知鬼怪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尋找池恩倬,他告訴鬼怪他能夠幫鬼怪找到池恩倬。柳德華真的找到了在滑雪場打工的池恩倬,鬼怪找到池恩倬讓池恩倬回家,池恩倬說她沒有家她只是一個讓鬼怪歸於無的工具,她讓鬼怪遠離她長長久久的活著。鬼怪一直默默的跟著池恩倬看著她工作跟著她一起走在雪地上,他把池恩倬的成績單交給了池恩倬兩個人並互訴心意。池恩倬在工作時被貨架砸到暈了過去,王余收到了池恩倬凍死的死亡名單,他和鬼怪馬上去尋找池恩倬。池恩倬瀕臨死亡時呼喚鬼怪並對鬼怪說「我愛你」,鬼怪感覺到了池恩倬救了她還把她安排在最好的醫院並讓她得到最好的照顧。池恩倬康復後見到鬼怪,她告訴鬼怪她看不到鬼怪身上的劍了,所以再也拔不出他身上的劍了,兩個人相互表白心意緊緊的擁抱在一起。鬼怪讓池恩倬回家,她卻表示要好好工作掙錢,鬼怪讓柳德華的爺爺動用人脈把池恩倬辭退才把她帶回了家。柳德華的爺爺送給池恩倬一個數碼相機,池恩倬很高興,柳德華和池恩倬吵吵鬧鬧的爭相機而鬼怪和王余卻微笑著看著兩個人打鬧,柳德華還給池恩倬和鬼怪以及王余照了照片,三個人在一起打打鬧鬧的甚是開心。金善去算命說她見到的那個男人穿一身黑衣服,拿一頂黑色帽子,算命師說那個男人是地獄使者,金善不相信,算命師還告訴金善讓她把翡翠戒指扔掉說是原主人的怨恨、罪孽和思念都附在那個戒指上面。金善回到炸雞店看著翡翠戒指想起了王余,她給王余發信息,手機卻在身邊響起,金善嚇壞了。王余讓鬼怪去幫他填寫池恩倬的情況說明,在他的亡者茶屋,有一個內急的人突然闖了進去,王余驚呆了,而鬼怪卻說人類的迫切什麼門都可以打開。金善又在招工,面試了好些人也沒有符合心意的,池恩倬又去應聘,金善開心的接受了她。池恩倬被大學錄取了,她交學費的時候卻被告知鬼怪已經替她交過了,鬼怪說他拿出的錢要池恩倬花80年來償還。王余打電話約金善但是在金善面前表現的依然很不自然。鬼怪送池恩倬去炸雞店看到王余也在,他進屋後和金善針鋒相對。王余叫了一聲金善小姐,鬼怪怔住了,因為他的妹妹也叫金善,金善把王余叫到外面說話,她問王余怎麼知道她叫金善,金善一直告訴王余她叫Sunny,而她向王余介紹她叫金善的記憶被王余給她刪除了。王余借口回屋給金善拿衣服想矇混過去卻被金善拉住了,金善拉住了王余的手,王余看到了金善作為娘娘的前世。


第10集

  在炸雞店裡,金信得知美女店主的名字是金善,他驚訝不已,但並不認為這個女子是自己妹妹的轉世。王余希望從金善手裡要回那枚戒指,因為他想弄清楚前因後果,自己和畫中女子的淵源,以及她究竟是不是金信的妹妹,更重要的是,王餘一直不記得自己的前世,自己到底是誰?前世又做了什麼?夜幕里,金信再一次拿起妹妹的畫像,他喃喃自語,你過得好嗎,哥哥一直在牽掛你。在廚房做飯的時候,金信主動和王余講起了自己活著時候的故事。那是遙遠的千年之前,他還是高麗的大將軍,本來是受臨終的王的囑託,忠心耿耿保家衛國,為新上任的年輕的王效力,結果和之前所有忠臣一樣,被奸臣朴中元所陷害,慘死在年輕的王的手中,連同自己的妹妹,也是王妃,都無一倖免。想當年,他懷著喜悅的心情將妹妹送進宮,那一路送花轎的歡喜之情,他以為是把妹妹送進了幸福和甜蜜之中,而妹妹與王也是一見鍾情,誰能想到,最後會落得家破人亡的結局。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王余約了金善見面,在12月31日這天晚上。王餘一直以來的奇怪舉止和態度終於讓金善不耐煩,她決定要和王余徹底再見。王余聽到金善這麼說,心中難過,悵然若失,如同失戀了一般。而這天晚上,過了零點,恩倬終於年滿二十歲了,變成了大人,她和金信一起約會,金信吻了恩悼,兩人的感情逐漸升溫。恩倬媽媽的昔日好友一直在默默守護著恩悼,包括幫恩倬收著存有媽媽保險金的存摺。恩倬十分感動。而恩倬的姨媽,一直貪心要騙取這筆保險金,現在,她也得到了應有的報應,在監獄中過著生活,等待她的,是命運和法律的裁決。德華受爺爺的囑咐,來到公司里實習,他仗著自己是會長孫子,有些玩世不恭,但迫於爺爺的壓力,也不得不認真學習起來。金信在和柳會長下著棋,他猛然看見了柳會長的未來,他即將走向死亡。這就是金信的宿命,他終其一生,只能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走向死亡,卻無能為力。王余提醒著金信,要不要告訴德華,爺爺即將去世的事情,金信很茫然,目睹了太多人的生死,他不知這輪迴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第11集

  王余告訴金信,自己看得見金善的前世,金善坐在轎子上準備出嫁的樣子。金信大吃一驚,沒想到她真的是自己妹妹。金信和王余來到炸雞店,激動的金信一把抱住了金善,卻被當成了變態。金善絲毫不相信前世的故事,只覺得是無稽之談。從此之後,金信經常光顧炸雞店,給金善帶來她前世喜歡的種種東西,讓摸不著頭腦的金善更是一頭霧水。恩倬告訴金善,前世是真實存在的,只是人們身在無限輪迴之中而不自知。金善決定去找金信問個清楚。金善看到了自己千年前的畫像,她也聽說了王妃的不幸,感慨萬千。其實,在千年前,王是深深愛著金善的,自從他第一次見到那個純潔可愛的少女開始,就無法忘懷,直到最後她成了自己的王妃,又直到自己了結了她的性命。金善聽著自己前世的遭遇,竟然開始心口疼痛起來,這是緣分的一種延續。走出門,王余正在深情注視著金善,但並沒有贏得這個美麗女子的好感。恩倬獨自走在街上,金信突然出現,說以後要陪伴她走過每條路,讓恩倬十分感動。在過去的十多年中,恩倬一直是一個特殊的少女,能看見鬼,讓她成為了異類,直到金信出現,才給她的生活帶來了一絲光明。恩悼即將面臨畢業,老師們祝福大家畢業快樂,其他學生都有家長送來了主副的花束,只有恩倬孤單一人,正在惆悵的時候,三神婆婆化作的紅衣美女來到班級,給恩倬帶來了花束。三神婆婆還是像多年前一樣喜歡著恩倬,這些年來,她一直默默關心著恩倬,一如既往地關懷。巧的是,金信也來看望恩倬,對恩倬收到的花束感到十分好奇,但恩倬並沒有解決回答金信心中的疑問,而是讓他幫自己拍了畢業照。青春美好的笑臉,就定格在此刻。王余接到了新的生死簿通知,那上面寫著恩倬將在兩周後墜落死亡。金信知道,這種事情以後還會發生許多許多次,就算自己能阻止一次,難道能每次都成功阻止嗎?恩倬得知了真相,表示自己會好好活下去,和金信一起努力。王余偷偷來到金善的炸雞店,他戴上了地獄使者的帽子才能隱身,可是卻被機智聰明的金善計算著身高打掉了帽子,一剎那,王余現身在金善面前,讓金善大吃一驚,兩人面面相對卻靜默無言。當被心愛的人發現了自己的秘密和原形,真相和身份已經無法繼續隱瞞,王余只好狠心提出了分手。恩倬決心好好活下去,聽從金信的囑咐不能去高處,防止自己應了墜落死亡的原因。可是,為了懲罰一個殺害妻子的負心男子,恩倬和這個男子一起上了天台。男子眼看著自己的罪行暴露,準備把恩倬推下天台!關鍵時刻,恩倬召喚金信,才免遭劫難。


第12集

  王余和金信在一起聊天,王余對自己暴露身份的事情懊惱不已。這時,恩倬拿著金信的筆記本路過,大家驚訝地發現一件事情,德華不僅知曉很多地獄使者和鬼怪的秘密,也能看到筆記本上被金信隱藏的內容。這是一個驚人的發現,意味著德華有著不同常人的身份。德華的真實身份究竟是什麼呢?原來,他是神!他的生命比金信要長久,他一直將世間的風雲變幻置於自己的掌中,他知道所有前世今生的奧秘,他安排著所有角色的命運,他刪除了王余的記憶,他是亘古不變的真正的神。發覺蹊蹺的王余和金信來到酒吧尋找德華,德華只用一個手勢就將自己與二人隔開。德華不再是往日油嘴滑舌的模樣,他儼然一副沉靜自若,告訴金信,該和恩倬告別了。說完話,一群白色蝴蝶飛舞著離開,轉瞬間,德華又變回往日毛手馬腳的樣子,讓金信和王余毫無辦法。金善終於明白,王余是地獄使者,自己有一個活了千年的哥哥,這一切雖然匪夷所思,卻是事實。儘管知道了真相,可自己卻還是無法控制地想見到王余,愛情便是愛情,無關於身份。王余很想知道,自己前世的記憶究竟是什麼,凡是地獄使者,都是前世犯了大罪的人,自己犯的大罪,到底是什麼呢?自己的前世是一個怎樣的人呢?劉會長去世了,雖然這是意料之中的結局,但仍讓每個人都悲傷難過,金信又一次面對摯友的死亡離去,他哭泣著,無助又脆弱,恩倬走過來,紅著眼眶,輕輕抱住金信,安慰他。德華沉痛地接受了爺爺的逝世這個事實,他決心要像爺爺一樣,守護著鬼怪,守護家族。天宇集團開始新一輪面試,金信在來面試的人裡面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那是金信千年前忠心耿耿的部下,是哪怕自己犧牲也要保護金信的部下。很顯然,部下轉世後已經不再記得金信,但在金信的記憶中,他是重要熟悉的故人。所以,金信給了他職位和豐厚的生活,還讓他的子孫都能成為大人物。也許世道輪迴就是如此,善有善報,上天會給每個善良的人以最優渥的回報。一個面目蒼白猙獰的亡靈出現在恩倬面前,亡靈自稱自己是被金信殺死的,而且亡靈告訴恩倬,沒有名字的地獄使者就是王黎。這個可怕的亡靈就是朴中元,他是來複仇的。恩悼不敢相信,那個冷峻卻偶爾可愛的英俊地獄使者就是殺死金信,造成悲劇循環的王。王余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前世與金信和金善有關,失去記憶的他,隱約猜測著,自己可能是王或者朴中元。他找恩倬訴說著一切,恩悼聽著,若有所思。一個同樣失去名字和記憶的美女地獄使者也遇到了朴中元的亡靈,她從朴中元那裡大概知道了自己的前世與金善有關,便來到炸雞店,與金善握手的瞬間,美女地獄使者看見了自己的前世。原來,她在朝鮮時期曾在金善和王的身邊服侍過,是一個宮女。王余前來尋找金善,吻住了金善的唇,一剎那,金善想起了一切。千年前,是他逼著自己戴上那枚戒指,逼迫自己認同金信是大逆不道的罪犯,逼迫自己走上死亡的絕路,逼迫自己從此孤單漂泊,在時空的輪迴里丟失了親人,丟失了記憶,丟失了自己。愛他嗎?愛過,但是,也恨過。金信再次來到炸雞店時,金善已經完全記起了哥哥,兄妹相認,場景十分感人,催人淚下。恩倬告訴金信,自己遇見了朴中元的亡靈,金信囑咐她乖乖待在安全的家裡。漆黑的夜晚,朴中元可怕的亡靈出來害人,被金信一把掐住脖子按在牆上,然而金信的劍卻無法傷害朴中元,因為朴中元也已經在輪迴中度過了九百年,功力也不淺。朴中元惡毒地告訴金信,他身邊的地獄使者就是昔日的王。金信的大腦被風暴席捲,他不敢相信,那個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朋友,就是下令殺害自己和全家,包括金善的王。他沖回家,沒有找到王余,便來向金善詢問,從金善閃爍不定的眼神里,金信知道了答案。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在今生,也要繼續愛上、守護那個曾殺害她的男人。王余站在夜裡,他終於知道,自己的前世記憶,是最糟糕的。此時此刻,他看著金信向自己一步步走來,掐住自己的脖子,聽著金信說「拜見陛下」。


第13集

  金信注視著王黎,一步步走上台階,步伐沉重又堅決,如同千年前走向那個摧毀一切的王。兩人之間的緣分,無論對錯,一直沒有割斷。金信掐住王黎的脖子,緩慢對他說,拜見陛下。這是一場闊別九百年的拜見。王黎英俊的眼睛裡掉落大顆的淚珠,自己真的就是那個罪不可赦的王,原來,自己擁有的前世回憶,是最糟糕的。千年前那場戰爭,金信和部下不曾在刀光劍影中死亡,卻死在了大殿上,死在了為之奮鬥一生的王的手裡。金信把王黎帶到了自己家族的祠堂里,那裡供奉著當年死去的所有生命。王玉傷心地流著淚,他喃喃自語,那時的我,究竟有多可怕呢。既然得知王黎的真實身份,當然也不會再和他住在一起,於是,金信帶著恩卓搬到了劉會長家裡,暫住在德華處。雖然看似無情,但這其實是一種關懷,因為王黎是無處可去的,所以金信主動搬出來,讓王黎不至於流離失所。金善打不通哥哥和王玉的電話,來找恩卓談心,得知了一切真相,兩人互相吐露心聲,表達對心愛之人的喜愛之情。美女地獄使者又遇見了朴中元的亡靈,她想起來,在前世里,自己曾聽從朴中元的指揮,在王的湯藥里下毒,最終使王斃命。這是她前世犯下的滔天大罪。朴中元來到金善的炸雞店裡,他惡狠狠地盯著金善,暗下決心,此生也要讓金善死在自己手裡。王黎突然現身,可是縱然他是地獄使者,卻也拿朴中元這個惡鬼毫無辦法。金善希望能化解哥哥的仇恨,她強調著,無論是怎樣的深仇大恨,都已經是過去的前世的事情,何必要苦苦糾纏到今生。但是,金信卻認為,自己始終是活在今生,所以無法忘懷也無法放下。地獄部監察組來調查王玉,聲稱他泄露死者身份,刪除人類記憶,將前世記憶還給人類,已經犯了地獄使者應該遵守的規則,所以不僅要暫停他的職務,還要對他進行懲罰。這個懲罰是嚴酷的,那就是讓他記起當年犯下的大罪,重新去面對自己無法原諒的重大罪責。伴隨著劇烈頭痛,那痛苦的記憶回到了王黎大腦中,自己聽信奸臣之言,冤枉誤殺忠心耿耿的臣子,殘忍殺害深愛自己的王妃,而自己的悲慘結局便是最後被奸臣用毒湯藥謀害至死。王黎將朴中元亡靈逃脫的具體信息都記錄下來,把記錄交給同事,希望能擒拿朴中元。同事告訴王黎,又來了死亡者的名單,裡面還是有恩卓的名字,死因是心臟麻痹。王玉把這個重要信息通知給了金信。金信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發生了變化,他鄭重地交代給王黎一句話,這把劍的價值就是砍了朴中元。金信察覺到,這把劍已經在逐漸發生著變化,他意識到,自己告別這個世界,告別所有心愛之人的日子已經越來越近了。他不放心地叮囑恩卓,不捨得地悄悄看望德華和金善,希望他們都能好好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好。恩卓脖子上的鬼怪新娘的痕迹越來越淡,而且她開始漸漸無法看到鬼了。夜晚,金信和恩卓約在天台見面,金信深情地吻住了恩卓,可是,一個不速之客正在走來。恩卓已經失去了看見鬼的能力,她無法看到朴中元了。原來,朴中元一直在等著這一刻,他便能附身到恩卓身上,拔出金信的劍,置金信於死地。為時已晚,朴中元已經附在了恩卓身上,他借恩卓的手,握住了金信身上的劍。危急時刻,王玉及時趕到,趕走了朴中元。但恩卓的手還握在劍柄上,金信握著恩卓的手,拔出了自己身體里的劍!然後,他用這把插在胸膛千年的劍,砍向朴中元,終於徹底殺死了這個惡毒可怕的亡靈。但金信自己,也即將灰飛煙滅。生命的最後一刻,金信和恩卓緊緊相擁,恩卓難以自制地抽泣著。此生能遇見你,無與倫比,但是,你曾說過不會放開我的手,怎能忍心舍下我先走?最終,金信化作閃爍的灰塵,飄飄散散,消失在天地之間,獨留恩卓一人,傷心欲絕,欲語淚先流。


第14集

  鬼怪煙消雲散後,神抹去了所有人對於他的記憶,池恩倬意識到鬼怪正在從她的記憶里消失,她拿出紙和筆記下了鬼怪的名字金信和特徵並說她是金信的新娘,雖然記錄了鬼怪的一些事,池恩倬還是把鬼怪徹底的忘記了。神說抹去所有人的記憶是為了他們的安寧,對鬼怪的懲罰也到此結束讓鬼怪安息,但是鬼怪一直牽掛著池恩倬不願離去,神也離開了鬼怪任由他在陰間和人世、光明與黑暗中孤獨的徘徊。九年後,池恩倬如願以償的成為了編導,她曾和王余擦肩而過卻像陌生人一樣,她經常在下雨天無端的悲傷也經常看著脖子上鬼怪送給她的項鏈苦想項鏈的由來,但是她卻什麼都想不起來。池恩倬有兩個好朋友,金善和她高中時期的班長金律師,三個人經常一塊兒喝酒。  池恩倬在下雨天總是無端的悲傷並不由自主的失聲痛哭。池恩倬二十九歲生日那天,雖然天氣尚暖卻下起了初雪,她拿著一個生日蛋糕許願,她祈求不要讓自己再如此的悲傷,鬼怪聽到了池恩倬的許願,池恩倬吹滅蠟燭時,在沙漠里風吹日晒了九年的鬼怪狼狽的出現在了池恩倬的眼前。池恩倬曾經寫過一份協議說池恩倬是甲方鬼怪是乙方,說乙方要隨時等候甲方的召喚,於是因為池恩倬的召喚鬼怪又出現了。鬼怪見到池恩倬激動的抱住了她,池恩倬卻不由自主的哭了起來,池恩倬反應過來之後問鬼怪叫什麼還問鬼怪為什麼擁抱她,鬼怪 只說他是乙方還說是有人把他召喚過去的。池恩倬顯然已經把鬼怪徹底忘記,但鬼怪看著池恩倬平安健康而且如願當上了編導他還是很高興。  池恩倬不認識鬼怪,鬼怪又去找柳德華但柳德華也不記得他,鬼怪去找金善,他站在金善的炸雞店門口看著金善,金善只是默默的看著他,金善一轉身鬼怪就已經消失了。鬼怪最後去找了王余,因為他化為了虛無,他以為王余也把他忘了,令人欣慰的是王余沒有忘記他。王余請求鬼怪的原諒,鬼怪原諒了他,王余帶著鬼怪理髮買衣服並給他安排了住的地方, 鬼怪和王余又開始了和以前一樣的生活。  池恩倬見到鬼怪後就時不時的想起他,因為不能集中精神池恩倬寫稿子時錯把零下2度寫成了零上22度,領導狠狠的批評了池恩倬,但是寒冬臘月的氣溫真的變成了零上22度而且他們辦公大樓門前還開了櫻花。池恩倬跑到門口看櫻花時看到鬼怪在櫻花樹下站著。池恩倬喝咖啡時無意間召喚出了鬼怪,她幫鬼怪點了咖啡鬼怪卻沒錢結賬,她狠狠的鄙視了鬼怪。鬼怪去找王余借錢還池恩倬,王余也很鄙視他,鬼怪總是找王余借錢,王余告訴他他必須想一個辦法。鬼怪去找金秘書,柳會長曾留下遺言說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金信的,鬼怪告訴金秘書他是金信還說他不要公司,只要房子身份還有銀行卡及侄子柳德華,金秘書爽快了辦好了金信交代的差事。  池恩倬在工作中出現了差錯被部長訓斥,部長讓池恩倬拉廣告還說如果完不成任務就炒她魷魚,池恩倬為難。鬼怪跟著池恩倬,池恩倬讓他還錢問他是幹什麼的,鬼怪指著對面大樓說他是那裡的最高領導,池恩倬自然不相信。鬼怪知道池恩倬想要拉他們公司的廣告,為了證明自己的身份鬼怪說他能幫池恩倬拉到廣告。池恩倬真的和金秘書籤了合同,池恩倬從金秘書那裡得知鬼怪叫柳信宰是公司的理事,池恩倬很驚訝。池恩倬問鬼怪電話號碼沒問到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讓金秘書轉交給鬼怪。池恩倬回到公司很受歡迎,大家都很高興而池恩倬悶悶不樂的好像一直在等電話。  柳德華交給了鬼怪一封寄到了金善以前炸雞店的信,那封信是從加拿大寄給池恩倬的,鬼怪讓王余把信給金善然後讓金善把信交給池恩倬,其實鬼怪是為了讓王余去見金善。王余幾次去金善的炸雞店都沒有見到金善最後只好交給了店裡的店員,王余在路上碰到金善金善沒有一點反應。金善把信交給池恩倬,池恩倬看到是她自己在加拿大寫的信很奇怪,她不記得自己去過加拿大而且自己連護照都沒有,她覺得很可怕。池恩倬準備親自去趟加拿大查查是怎麼回事。  池恩倬在公司加班時看到鬼怪給她打電話高興壞了,鬼怪在窗外看著池恩倬的一舉一動覺得很幸福,鬼怪約池恩倬見面。池恩倬精心打扮了一番才去見了鬼怪,兩個人聊得很高興,池恩倬告訴鬼怪她要去加拿大並說自己很緊張,鬼怪說她在加拿大會很順利的讓她不用擔心,池恩倬對鬼怪說的話更加不解。池恩倬到了加拿大找到了寄那封信的酒店得知那封信是九年前的,整修時才發現了那封信,池恩倬自言自語說那是神的旨意。池恩倬走到了鬼怪帶她穿越到加拿大的那扇門前感覺很熟悉,她看著門發獃時正好看到鬼怪從那扇門裡面出來。


第15集

  池恩倬在加拿大時竟然有認識她的人和她打招呼,而她還很自然的回應了別人,連她自己也覺得驚訝。池恩倬經過一個賣項鏈的老人身邊時,老人說她脖子上戴的項鏈是十年前一位男士委託她做的,還是那條項鏈的寓意是上天註定的命運,超越人類領域的絕對命運。池恩倬想從老人那兒問出點什麼卻一無所獲她也想不起來項鏈是誰送給她的。池恩倬在穿越門那兒看到鬼怪質問鬼怪為何跟著她,鬼怪卻轉換話題說讓池恩倬請他吃飯但池恩倬沒有太多的錢。鬼怪和池恩倬漫步在加拿大的街頭,鬼怪說他和初戀情人去過加拿大,池恩倬表面表現得不在乎內心卻很吃醋,池恩倬問鬼怪他們十年前是否見過面,鬼怪否認。鬼怪帶著池恩倬去吃牛排,當鬼怪看到池恩倬在西餐廳燦爛的笑容時他知道在十年前他所看到的池恩倬二十九歲燦爛的笑容是屬於他的,他無比的開心。  金善看著王余去她店裡送信的視頻,她打算見一見王余,她找到柳德華要來了王余的電話號碼約王余見面。王余看到手機上金善的來電顯示既激動又驚訝。金善約王余只是為了感謝他送信還說因為他很帥才想見他,王余看金善並不認識自己他也裝作不認識金善的樣子。金善走後王余悲傷的流出了眼淚,而金善在路邊也傷心的痛哭了起來,她並沒有忘記王余。當神清除所有人對鬼怪的記憶時,金善抱怨神隨意干涉人的生活,神聽到了金善的抱怨保留了她的記憶,但是金善不想讓鬼怪和王余為她擔心所以才裝作失去記憶的樣子。鬼怪歸來去看金善時金善就知道哥哥回來了,她非常開心,只是一轉身哥哥就不見了。金善實在太想見王余所以才以感謝他送信為由見他一面,見完之後她決定這輩子不再和王余見面希望各自都有圓滿的結局。  池恩倬在加拿大的旅遊指南上找適合約會的地方卻無意發現了有鬼怪及他的侍從的墓碑的地方,池恩倬覺得那個地方非常熟悉人。池恩倬在墓碑上看到了鬼怪的 照片,鬼怪也跟著池恩倬到了墓碑那兒,池恩倬問鬼怪是不是鬼還問鬼怪是不是金信,鬼怪不承認他是金信然後獨自回了酒店。池恩倬更加迷茫,她一直努力回想她到底遺忘了什麼樣的記憶但是一直想不到,即使鬼怪和她在一起做了很多和十年前一樣的事她還是沒能找回哪怕一點點的記憶。  池恩倬鬱悶的走在街上,在楓樹下面她接到了一個楓葉,當她拿著楓葉走到十年前她和鬼怪玩耍的噴泉邊時突然記起了什麼。池恩倬想起了鬼怪以及和鬼怪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她發瘋似的到處尋找鬼怪。池恩倬找不到鬼怪,她吹滅了路邊的蠟燭把鬼怪召喚了出來並哭著對鬼怪說她想他,鬼怪知道池恩倬恢復了記憶激動的抱住了池恩倬,兩個相愛的人深情地親吻著對方。  鬼怪和池恩倬回到酒店互訴相思之苦還說起了金善和王余,池恩倬談及金善不認識鬼怪時替鬼怪感到難過,鬼怪說他和王余住在一起而且產生了友誼。鬼怪帶池恩倬去見王余,池恩倬說她二十九歲了,王余為她擔心。二十九歲的池恩倬會再次遇到地獄使者,而二十九歲的她恐怕難逃被帶走的命運了。池恩倬時不時的召喚鬼怪,兩個人形影不離甜蜜的生活著,池恩倬雖然很高興但是心裡也一直擔心著怕鬼怪會再次離開。池恩倬從加拿大回來就去找金善了卻沒找到打電話也沒人接,鬼怪從池恩倬家裡出來碰到了回家的金善,金善裝作不認識鬼怪,她看到哥哥和池恩倬幸福就很滿足了。鬼怪從金善身上看到了她未來開心的笑容也很為妹妹感到高興,雖然妹妹不認識自己但是她開心幸福就好。鬼怪和金善都裝作不認識對方並由衷的祝福著對方。  池恩倬已經好長時間看不到鬼魂了,但是鬼怪出現之後她好像又能看到了。池恩倬在家門口見到了狼狽的姨媽,十年過去了姨媽的品性一點都沒有改變,姨媽餓急了讓池恩倬給她找吃的。池恩倬終於找到了金善,她激動的擁抱了金善還給金善帶了從加拿大買的禮物,金善告訴池恩倬她要搬家了,金善說了很多奇怪的話還告訴池恩倬好好生活,池恩倬雖然覺得金善有點反常但她急著去和鬼怪約會也沒在意。


孤單有燦爛的神-鬼怪結局第16集

  16集是大結局篇,鬼怪在浪漫的櫻花樹下跟池恩卓求婚了,池恩卓說會成為「這個孤單男人的新娘」,二人相視而笑。晚上,池恩卓坐在自己租住的屋塔房前,對著天空說「媽媽,我要嫁人了」。奇怪的是池恩卓發現自己又能看見鬼了,鬼聽說池恩卓要嫁人了,也都替她開心。陰間大叔依舊重複著擺渡人的工作。鬼怪去電視台找池恩卓,碰見了池恩卓的班長,感知到班長是來給池恩卓介紹相親對象的,醋意大發,捉弄了班長之後,火速跑到了池恩卓的辦公室,跟大家說,「我是池恩卓的男朋友」並要求馬上結婚,周末就要結婚。之後倆人約了德華一起吃飯,告訴德華這個喜訊,德華因為失去了記憶,覺得自己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有種雲里霧裡的感覺。鬼怪跟新娘說,「敢去相親試試看」,池恩卓說「我都已經是已婚女了,不用去了」。隨後,德華跟眼鏡男金社長聊天,原來金社長一直都在期盼著德華長大變成熟。之後,池恩卓開車(傳說中的女司機)帶著鬼怪去試結婚禮服,結果兩人都被對方閃亮到了。一個好帥,一個好漂亮。池恩卓為鬼怪挑了一塊手錶,並附言:一起走過的所有路,一起看過的所有風景,羞澀的,悸動的,問過並回答過的所有問題和答案,我愛所有瞬間的你,你的新娘。池恩卓的節目組收到了一個故事,是金善的投稿:與你對視的一瞬間我就知道了,你也再珍藏著所有的回憶,不管是金宇彬還是王黎,我祈求有一天能以正確的愛再次相遇,請一定要久久的慢走。至此,鬼怪,池恩卓,陰間大叔,才知道,金善要走了,金善給池恩卓留言,希望二人可以永遠幸福,池恩卓也才知道,原來金善一直都記得所有的回憶,在她身邊照看著她。鬼怪說金善走了,是對陰間大叔最重的懲罰。金善與王黎在天橋上見面了,說最後的離別語,金善:「這一生可能無法再相見了,就一次,我可以抱你么?!」。二人相擁而泣。就這樣在這一生中道了別。王黎痛苦萬分,鬼怪做了蘋果兔子,哄王黎開心,並把畫像給了王黎,感謝不在的日子裡王黎每年去寺廟供奉香燭,至此二人放下了所有,情誼堅不可摧。王黎約見了當時葯死自己的宮女,請求她的原諒,不該借她的手,選擇死亡,希望她忘了這些,也可以原諒自己(宮女),以後能盡職盡責送亡者最後一程。池恩卓重新出現的姨媽,原來是鬼魂,到現在也不肯放手,還要折磨池恩卓,最後,姨媽被一直守護在身邊的鬼魂姐姐帶走了,說要黃泉路上做個伴。池恩卓去見了陰間大叔,池恩卓說人總有一死,我要把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過。陰間大叔送了池恩卓一捧蕎麥花,祝賀她結婚。鬼怪與池恩卓在蕎麥田裡舉辦了只有兩人的婚禮,並說「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之後,二人與王黎,德華,金社長一起吃飯,鬼怪與陰間大叔,展現了異於常人的絕技,嚇到了金社長。二人相擁而唱,相擁而眠,鬼怪輕拍池恩卓哄睡。王黎與同事收了命簿,是校車事故,在等待的時候看見了池恩卓,隨後得知,原定的校車事故,已改變。王黎感知,改變是因為池恩卓,命簿預知不了無法預知的死亡,這無法預知的死亡就是人性。池恩卓看到了貨車衝下山坡會撞到校車,就決定橫在中間,瞬間的選擇,犧牲自己,挽救孩子們。池恩卓遲到的名簿來了,王黎去接她來到了茶館,池恩卓在王黎的茶館見到了鬼怪,池恩卓對鬼怪說:「留下的那個人要繼續努力生活,堅強,那是對你收到的愛的尊重,我只是暫時離開一下,還會回來找你的,你要等我,我一定會回來的,長長久久的留在你身邊。」池恩卓沒有喝茶,帶著今生的記憶走了。鬼怪泣不成聲。日復一如,大家在一個無比漫長的雨期中度過。鬼怪圍著池恩卓的紅色圍巾,走一起走的路,去一起去過的地方,日日思念著她。一晃三十年過去了,王黎的懲罰終於要結束了,他最後要擺渡的人是「金善」,68歲,病死,王黎為金善帶上了,綠色的翡翠戒指,王黎:「只是想好好為你戴一次」。金善:「我好想你,我知道」。金善見到了哥哥,互道珍重。與王黎牽手打開了另一扇門,走向來世。鬼怪依舊孤獨的等待,等待著。不知又過了多久之後,鬼怪在街上再次重逢了正在拍戲的王黎與金善,王黎變成了刑警,金善做了演員。二人變成了歡喜冤家,無比幸福的。此時,世界的另一邊,鬼怪在楓葉國的墓碑前看書,碰見了一個韓國女學生,手裡拿著蒲公英花,「大叔,你知道我是誰吧」「是我最初的也是最後的鬼怪新娘」(全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