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返回頂部

《所羅門的偽證》分集劇情介紹


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 2017-03-04

 


所羅門的偽證DVD高清完整版

 

《所羅門的偽證》是韓國JTBC有線電視台於2016年12月16日起播出的推理劇,由姜一洙執導,金浩秀編劇,金賢秀、張東尹、徐榮柱、曹在顯等主演。該劇改編自日本作家宮部美雪的同名推理小說,講訴在校園內發現少年遺體後,同級學生們為了尋找出隱藏在學校宿舍的真相而發生的故事。

 

導演: 姜一守

編劇: 宮部美雪

主演: 金賢秀 / 張東允 / 趙宰賢 / 徐榮柱 / 徐智勛 / 徐信愛 / 金汝珍 / 安內相 / 申恩廷

類型: 劇情 / 懸疑

官方網站: tv.jtbc.joins.com/solomon

製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首播: 2016-12-16(韓國)

 

所羅門的偽證劇情簡介

朋友神秘墜亡,大人們卻不想找出真相,而是草率處理為自殺事件,孩子們看夠了這成人世界的偽善,宣布「不會再坐視不管」,通過校內審判追查真相

 

所羅門的偽證分集劇情

第1集

  韓國靖國高中的禮堂里座無虛席,台上學生們正在進行模擬庭審,台下學生家長和老師正在靜靜觀看。作為公訴方的女生高書研起訴學生崔武閣殺害同學李昭武。崔武閣認為自己有不在場的證據,請人為自己作證,不料證人當場翻供並且逃跑。旁聽的學生和老師都大吃一驚。崔武閣憤怒的去追證人,現場亂作一團。所有事件的起因都要從兩個月前說起 。靖國高中是韓國一所著名高中,以管理嚴格治學嚴謹著稱。高二一班是加強班,班級牆上貼滿了鼓勵標語,學習氛圍濃厚。同學們都在教室里埋頭苦學奮筆疾書。只有學生李昭武在悠閑地東張西望,最後目光停留在女學霸高書研身上。高書研眉清目秀,既是班長又頻獲年級第一,在同學中頗有威信。她感到有目光注視著她,回頭正看到李昭武沖自己淡淡一笑起身走出教室。課間休息,高書研正活動著寫到酸痛的肩膀,忽然聽到打鬧聲。她追隨著聲音跑去,看見李昭武正被崔武閣痛毆。李昭武滿臉是血處於下風,場面頗為慘烈。正在這緊要關頭,體育老師聞訊趕來拉開二人避免血案發生。李昭武平時為人理性平和,他內心藏著一個秘密,拒絕說出打架原因。打人者崔武閣是有名的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公子哥。他的父親崔社長正是學校校園暴力委員會的委員,掌管著靖國財團。所以受到處分的只能是被打的李昭武。李昭武的叔叔是靖國財團法務組長,他表示只要李昭武保守住秘密就可以幫他把打架事件平息,幫他儘快轉學。李昭武嚴詞拒絕,表示已經發生的事深深印在腦海里永遠不能忘記。李昭武的叔叔只擔心兒子志勛是不是也知道這個秘密,李昭武什麼也沒說收拾東西離開了靖國高中。加強班的教室里,同學們正為剛才的打架事件議論紛紛。崔武閣的後台很強,跟他打架後果只能是被開除。忌憚於崔武閣的強大勢力,也沒有學生敢為被打者作證。目睹昭武被打的高書研雖然身為班長也不敢出面作證。李昭武對懦弱的書研很失望。學生們在論壇上紛紛表達自己的觀點,高書研終於決定把自己所見寫下一封陳述書。由於施暴者崔武閣父親的運作,校園暴力委員會提前召開會議。他們顛倒黑白,將對受害者李昭武宣布處罰決定。李昭武沒有出席會議而是回到教室清空了自己的個人物品。他對這個學校對全體學生徹底失望決定退學。打人事件兩周後的早晨經過一夜大雪,寧靜安詳。同是高二一班的白俊英有個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每天都在吵鬧中度過。這天早晨他為了躲避父母爭吵早早來到學校。在學校花壇,白俊英偶然發現了被大雪覆蓋的李昭武的屍體。晚到一步的高書研同樣目睹了一切。學校里電話鈴聲此起彼伏,家長和記者都在打探消息。焦頭爛額的校長只想推卸責任,打算把門衛開除。校長的頂頭上司校理事長聞訊趕來。高二一班的同學們面對突如其來的事件議論紛紛。因為事發前李昭武無故曠課,平時也有抑鬱傾向,學校領導開會討論打算將李昭武的死認定為自殺事件。領導們唯一擔心的就是學校論壇上學生們對於李昭武死亡事件真相的討論。女警小吳例行詢問了屍體發現者白俊英和高書研。小吳警察的上司高警官就是高書研的父親。為人平和的李昭武的突然死亡給高二一班的同學老師都帶來極大震撼,人們心理久久不能平靜。高書研有一個溫柔體貼的媽媽和溫暖的家庭。家人的關心帶給剛剛目睹同學慘死的書研極大安慰。高書研平時一心學習不聞其他,看著遲到的陳述書感覺心中有愧。學校論壇上同學們提起上次的教室打架事件,議論是崔武閣殺死了李昭武。夜裡,學生李周英找到同學朴初龍,說自己是目擊者,能證明是崔武閣帶著兩個混混在天台脅迫李昭武並把昭武推下天台。警察局裡小吳警察也看到了校園論壇里的言論,違規將飆車被抓的崔武閣帶到審訊室進行私下詢問。聞訊而來的崔武閣父親將小吳警察臭罵一頓,威脅要撤她職。學校最終按照自殺將李昭武事件結尾。崔武閣仍然帶著小跟班在校園裡橫行霸道。學生們看了論壇里的話私下裡議論紛紛。白俊英媽媽有強烈的抑鬱症和被害妄想,將所有不滿發泄在兒子身上。無論俊英如何溫順小心都會受到媽媽責罵。家庭聚餐時,沒人安慰目睹同學屍體的白俊英,原本溫馨的聚會又以媽媽精神病發作不歡而散。白俊英擦乾眼淚強顏歡笑在朋友圈偽裝出家庭聚餐的歡樂照片。不想這一切被碰巧在隔壁吃飯的高書研一行人聽到。白俊英的謊言被揭穿只能無奈離開。李昭武的追悼會在學校禮堂舉行。樂團成員韓志勛是靖國財團法務組長的兒子,和李昭武是表兄弟。往事歷歷在目,韓志勛懷念兄弟情深。追悼會上,白俊英偷偷溜走,高書研擔心俊英的精神狀態,及時在天台發現了準備跳樓的白俊英。高書研很理解俊英的困境,安慰他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高書研要跟白俊英做朋友,監視他不能再做傻事。新年前夜,韓志勛拒絕了爸爸的好意不願離開韓國。高書研一家圍坐在一起愉快的慶祝新年。書研父母只希望女兒健康快樂。校門衛因為李昭武死亡事件被開除,收拾東西離開時在校長室門口發現一封舉報信。同樣收到舉報信的還有高書研。舉報信上詳述了李昭武如何在天台受到崔武閣及其同夥的脅迫,並被推下天台摔死。高書研看了信大吃一驚。


第2集

  原來校長和高書研收到的舉報信正是朴初龍和李周麗兩人送出的。李周麗跟朋友說自己是目擊者,寫下舉報信。善良的朴初龍選擇相信朋友,陪李周麗一起把信送出,認為自己是做了正確的事。高書研把信交給父親高警官,奇怪自己為什麼會收到這種信。父親讓女兒不要再管這件事。他找到學校,決定從他殺的角度重新調查李昭武死亡事件,找出寄信人。校領導態度消極有意偏袒崔武閣,不想對事件真相深究,在警官的堅持下同意以心理諮詢的名義對學生進行詢問。電視台朴記者收到撕毀又拼貼好的舉報信,認為事情嚴重準備深挖。白俊英早上如約來到高書研家,兩人結伴上學。面對大人的故布疑陣,同學們很容易就猜到學校想通過心理諮詢找出舉報人的意圖。李周英心事重重害怕善良的朴初龍會說漏嘴透露出自己。狡猾的李周英面對警察盤問從容應對。放學路上,閑逛的崔武閣和小跟班羞辱了李周英。朴初龍幫忙維護朋友,兩人偶遇電視台朴記者。高書研借送飲料的機會知道了警察正在懷疑朴初龍李周英就是舉報人。書研約兩人出來聊天想調查真相,李周英一眼識破書研的目的害怕書研向學校告發自己,準備先發制人找記者說出真相。  朴記者設下圈套拍到崔武閣的父親崔社長盛氣凌人的打人視頻。靖國財團的法務韓組長聽說此事,建議學校避免事態嚴重,不要內部解決。學校決定接受電視台記者的採訪。記者拿出被撕毀的舉報信,校長表示並不知情。原來這是被開除的門衛為發泄心中不滿故意設計陷害校長。靖國高中一直有一個傳說中的正義守護者叫靖派,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高書研一直堅持跟靖派聯繫,她想知道李昭武的死因。她不知道,靖派其實就是韓志勛。韓志勛因為英俊的外貌和多才多藝受到靖國高中女生青睞。他也想要找出兄弟的死因。電視台播放了李昭武事件的採訪視頻引起軒然大波。學校對崔武閣的袒護,崔武閣和李昭武的矛盾,被撕毀的舉報信,信中對李昭武死因的描述讓一切真相變得的更加撲朔迷離。校長和負責調查的警察都可能因此被解僱。朴初龍卻對採訪視頻的播出惴惴不安,她哭著找到李周英,希望她去找警察說出真相,不要躲在幕後,坦坦蕩蕩的作證人。李周英忌憚崔武閣背後父親強大實力,害怕出庭作證會被崔武閣陷害。朴初龍苦苦哀求,表示願意出面保護朋友。李周英不但不領情反而羞辱嘲笑初龍幼稚天真。初龍哭著跑開被過路的大卡車撞成重傷昏迷不醒。第二天,學校里學生們對電視台播放的內容議論紛紛,家長們也跑到學校對校領導提出質詢。但是面對指責,高警官和小吳警察表示目前並沒有證據證明李昭武死於他殺。他們向家長們保證一定竭盡全力查明事情真相。李周麗把舉報信的事都推到昏迷的朴初龍身上,還嘲笑高書研是個偽善者。善良的高書研面對指責想到昏迷的初龍,死去的昭武,差點自殺的白俊英感到內心無比沉重,痛哭不止。白俊英脫下外套幫忙擋住失態的書研。混亂的校園已經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靖國高中守護者正義的化身靖派決定回歸校園,查出事件真相。學生們期待靖派能為靖國高中帶來真相,平息騷亂。  靖國財團的韓組長找到電視台記者,希望記者交出舉報人。朴記者正義感很強,冒著被起訴撤職的風險拒絕交出證人。推卸責任的李周英對朴初龍心懷愧疚,在初龍的病床前懺悔祈求原諒和庇護。來看望初龍的女生們對李周英心懷不滿,認為是她陷害初龍。李周英面對責難突發疾病得了失語症。學校里,老師們只會嚴厲要求學生安心學習,根本不管學生們的心理在經受怎樣的煎熬。白俊英猜到高書研收到了舉報信才有種種不同尋常的舉動。他安慰書研沒有做錯什麼。朴記者找到高書研希望她能幫助調查。書研認為正是記者的報道導致初龍昏迷,李周英失語。朴記者告誡書研事情的關鍵應該是搞清楚李昭武為什麼會死,學生間的不實傳言導致事情真相的調查受到阻礙。這時的書研終於看清一切,她不再相信大人,認為學校,警察,媒體都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所謂的追悼會,心理訪談,採訪也是裝樣子不是為了學生著想。朴記者認為高二的學生什麼也不懂,應該處於大人的保護之下。書研面對質疑下定決心找出事情真相。


第3集

  韓志勛回想起李昭武曾在韓國醫院接受治療。那時的李昭武雖然身患疾病但是開朗樂觀。韓志勛不相信以李昭武的精神狀態能去自殺。高書研相信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就是要調查清楚李昭武為什麼會死,她終於下定決心要做點什麼。對於她的決定,金素熙等幾個關係好的同學在聚餐上表示一定會堅定地支持。李昭武案的負責女警小吳找到喝酒聊天的崔武閣及兩跟班,逼問聖誕節那天的事。但是崔武閣對那天的去向明顯有所隱瞞。臨走時,跟班金東賢透露給小吳自己聖誕那天沒和崔武閣一起,他也不知道崔武閣兩人做了什麼。警察局領導要求女警小吳儘快結案,但是案件調查進展緩慢讓小吳十分苦惱。崔武閣的母親因為兒子被問話找到警察局大吵大鬧,她反倒要起訴那個寫舉報信的人。舉報信的事讓校長也十分苦惱。他堅稱自己沒有收到舉報信,要求儘快復職。財團律師韓組長找到了當初朴記者收到舉報信的信封,按照信封上郵局的線索希望能找到寄信人。學校突然通知召開早會。會上,臨時校長金秀哲只會說一些安撫學生的客套話,希望以後任何問題都只在學校內部進行解決。學校論壇上傳出崔武閣的母親要起訴寫舉報信者李周麗的消息,學生們議論紛紛。教務主任嚴防死守高二一班,見到學生聊天就訓斥處罰。教務主任認為學校為了維持正常運轉煞費苦心,可學生們卻不領情。學校變成這樣都是學生的錯,學校這麼做都是為了學生好。高書研站出來跟教務主任頂嘴,認為學校變成這樣只能怪學校。其他班的學生都趕來看熱鬧,還拿出手機拍攝。教務主任指責高書研收到舉報信躲著不說話,現在反倒裝單純怪罪學校。高書研下定決心不再假裝不知道偷偷躲起來。她號召同學們,乖乖聽大人的話不會萬事無憂,事情只能越變越壞。當務之急就是查清李昭武死因。應該靠自己的努力搞清事情真相,而不應該被動等待大人解決一切問題。教務主任暴怒,揮手打了高書研兩個耳光,白俊英和其他同學趕緊上來保護,現場一片混亂。書研的媽媽看到了女兒被打的視頻,心疼的找到書研,責備女兒獨自傷心不告訴自己,決定找學校討說法。高書研卻表示視頻里說的話都是真心話,一定要查清李昭武的死因,澄清是非。爸爸高警官教育女兒這都是大人該管的事情,但此刻的高書研已經不再無條件聽從大人,不能只管學習,選擇性失憶和逃避。靖國中學秘密守護者韓志勛也在論壇里看到了視頻,他認出了高書研。韓志勛給書研發去信息,指導她如何調查事件真相。書研連續幾天查閱大量資料書籍直到凌晨,提出一份模擬法庭的計劃書。爸爸媽媽看到了書研的報告決定支持女兒。小吳警察以靖國高中心理老師的身份找到李周麗家。李周麗的失語症還沒有好,臉色非常差。小吳警察告訴周麗她可能將被崔武閣家以侵犯名譽權起訴。周麗大受刺激,堅稱寫舉報信的是朴初龍,把小吳警察趕出家門。  高書研由媽媽陪同來到學校。表面客氣的代理校長金秀哲包庇打人的教務主任,還說因為高書研不聽老師話將被處罰。書研媽媽聽說自己女兒挨老師打,老師不出現不道歉,學校反倒怪罪女兒說了不該說的話立刻火冒三丈,馬上拿起手機要給教育局打舉報電話。書研追出辦公室才發現母親其實在演戲。母親教育她只有這樣嚇唬他們才能佔據上風,書研的事情才好辦。有了母親的加油和支持,書研非常開心。書研答應代理校長勸說媽媽不要去教育局舉報,同時拿出一份模擬法庭的計劃書,要求對李昭武事件進行校內審判。代理校長大吃一驚。班裡書研的死黨聽說此事,才知道她之前聚餐時說的大事就是指這個。勉強現身的教務主任對書研沒有絲毫歉意,認為學校不會同意書研的計劃書。書研只有拿出挨打視頻威脅學校。代理校長知道高書研成績優異,建議她以學習為重,也不要影響其他同學學習。書研指出現在的環境已經不適合學習,學校沒有調查真相只是忙著逃避和掩蓋是完全錯誤的。一向勤奮好學的學生金民石主動站出來要求學校徹查真相,保障學生權益。高書研回到班裡拿出校內審判的計劃書希望大家支持。但只有李幼珍,金素熙等幾個關係好的同學願意在審判書籤字同意。按照規定同意審判的簽字人數必須三天之內達到五百以上才行,書研的死黨們相約一起努力拉同學們簽字。面對不理解和冷嘲熱諷的同學,書研沒有氣餒。韓志勛找到書研考察她的法律知識,書研對答如流。她不知道韓志勛其實就是一直跟自己發訊息的靖國中學守護者。志勛指出書研最大的問題是審判中被告和被告辯護的缺席。而靖國高中的人對平時蠻橫無理的崔武閣普遍存在偏見,公正審判很難做到。韓志勛作為靖國藝校的學生願意不帶任何偏見的出庭替崔武閣辯護。高書研卻因為韓志勛的提問感覺自尊心受到傷害拒絕了他的好意。校內審判的計劃書在靖國學校管理層引發振動。拒絕調查只會使李昭武之死欲蓋彌彰, 高書研也會向教育局舉報教務主任毆打自己。但學生們一旦調查,之前學校包庇崔武閣父親仗勢欺人的事也會敗露。學校陷入兩難境地。韓志勛為了拉同學在同意書籤字組織樂團義演。高書研對韓志勛加入的動機表示懷疑。認為外校的韓志勛是一時有趣才隨便攙合進來。


第4集

  高書研和韓志勛在演出後進行了詳談。高書研不想讓韓志勛參與校內審判的準備工作,她認為審判不是靠興趣,隨便做著玩的。韓志勛否認自己認識李昭武,說參與審判只是想查明原因。書研終於同意韓志勛加入自己的團隊。李周英的母親聽信了女兒的話,認為女兒只是目擊殺人者的朋友卻遭到殺人犯父母的起訴和警察的威脅,同班同學的暴力脅迫,現在還要進行校內審判自己的女兒。女兒周英因此患上失語症正在接受精神病治療。而殺人犯崔某仍然在逍遙法外。她們母女錄製了視頻。高書研的小團體最終按時收穫簽字數過半的同意書,也正式申請為調查建立審判社團。一名老師自告奮勇願意擔任審判社團的負責人,為學生們爭取到一間社團室。社團室非常髒亂,學生們就一起動手打掃乾淨。大家有說有笑非常團結。韓志勛在噩夢中回憶起李昭武之前的反常舉動。找到靖國財團的爸爸韓組長承認自己要參加校內審判。韓爸爸希望兒子認清現實。韓志勛不喜歡別人在背後以李昭武為話題閑聊。韓爸爸懷疑李昭武曾經對兒子說過什麼。第二天,韓組長找到代理校長,讓他根據學校運營方針制定一些細則阻礙校內審判的進行。李昭武事件不能再讓孩子們調查出任何內情。於是學校要求學生們必須在三月份開學前結束審判。為了在規定日期前搞清事情真相,審判社團要做大量工作,團員們紛紛表示吃不消。韓志勛想到應對策略準備先發制人提前一審時間。他還指出了審判三大要點為團員們的工作指明了方向。作為辯護方的韓志勛表示一定能把被告崔武閣找來,而作為公訴方的高書研則需要把李周麗叫來。好學生金民石也同意作為法官出席審判。白俊英等人去崔武閣和跟班經常出沒的撞球廳打探消息。正好趕上兩個跟班發生內訌,得知事情發生當晚跟班金東賢沒有跟崔武閣在一起,雙方正在互相猜忌。韓志勛找到女警小吳,吳警察已經知道韓志勛父親的身份。韓志勛認為李周麗陷入了困境即將有所行動。必須要證實舉報信的真實性。李周麗因為恐懼肯定會在舉報信的基礎上添油加醋。韓志勛希望吳警察保護李周麗,不能讓她刺激到崔武閣爆發最後的戰爭。高書研和閨蜜李幼珍,金素熙來到李周英家邀請周英出庭作證人。李周英曾經和書研關係很好,一起度過一段快樂時光。周英媽媽本來不想開門,但是周英想見見好久不見的同學。周英其實已經恢復語言功能,卻在同學面前故意隱瞞這一點。金素熙對周英懷有惡意。書研看到周英憔悴的面貌非常心痛。她認為,周英之前的舉報信還沒有證明真假,但是周英就已經在獨自背負所有負面影響,這很不公平。書研不想周英被冤枉永遠躲藏起來。李周英同意作證,但提出要求讓書研退出審判。書研同意退出卻遭到好友金素熙的反對。金素熙憤怒指出周英這麼做是因為在書研面前感到自卑。但是書研答應退出則是因為她認為周英比自己更需要一次審判來證明自己。李周英母女將之前錄製的視頻發到網上再次引發軒然大波。之前的電視台朴記者也看到了視頻,他帶著攝像師來到學校,保證不會再採訪李周麗的事情。韓志勛同意和朴記者合作,將校內審判公之於眾。朴記者從正面報道了學校對校內審判的態度,這樣學校將騎虎難下不再反對審判,而李周麗的視頻也將失去意義。事情又有了轉機,審判社團的團員們興高采烈去聚餐,韓志勛卻說有事要走。老師說同情弱者有正義感的平凡的人終將改變世界。她曾經為了活著簡單捨去一些道德觀念,現在又找回來了,決定儘力幫助學生們。韓志勛沒有參加聚會失去找了崔武閣。崔武閣認為志勛跟那些審判團員是一夥的,不會給自己公正的審判。志勛說他相信崔武閣沒有殺人,正遭受著冤枉。崔武閣完全不領情反而打了志勛一耳光。崔武閣的母親把之前在警察局說的氣話當了真,起訴了寫舉報信的李周英。因為網路輿論,崔家的地址被曝光,有人在崔社長家的車庫上寫「殺人犯」三字。崔社長怪罪妻子惹怒了李周英母女,導致視頻的上傳,讓他馬上撤訴。崔社長痛打兒子崔武閣恨鐵不成鋼。崔武閣挨了打跑到網吧尋開心,卻沒想到有激進的陌生人跑到家裡縱火燒死了他親愛的奶奶。審判社團的團員們也覺得崔武閣雖然有嫌疑但是他的奶奶又沒有錯,卻白白枉死。書研非常自責,認為是自己執意審判才發生這種事。媽媽開導女兒是在糾正錯誤,不要太勉強自己。警察調查後發現在崔社長家縱火是高手所為。韓志勛以管理者的身份將學校論壇里對崔家火災幸災樂禍的言論進行刪除。崔武閣跑到李周麗家鬧事。高書研等人全部趕到出面阻止。韓志勛和崔武閣扭打在一起。周英的媽媽認為他們都是壞人,不由分說潑了書研一身涼水。書研不僅不惱,還對周英媽媽一再道歉。書研回到學校換過衣服獨自垂淚。韓志勛非常心疼,以靖國高中守護者的身份給書研發訊息開導她。審判團的團員們都在幫助書研,韓志勛默默走開了。靖國財團的韓組長終於搞清了,是門衛撕毀了校長收到舉報信。真誠道歉並表示不追究責任。還有兩天就要一審了。崔武閣同意以被告的身份出庭。審判社團的團員們對此感到非常意外,好奇韓志勛對崔武閣說了什麼讓崔武閣改變主意。


第5集

  李昭武哥哥李泰武找到書研,告訴他弟弟肯定不是自殺,並且拿出兩張票根作為證據。韓志勛在教室外看到了這一幕。韓志勛和崔武閣喝酒聊天。志勛酒後回家沖澡,回想起小時候親眼目睹父親對母親進行毆打,心中十分難過。回到卧室,卻看見爸爸一臉慈祥,不僅沒有責怪自己醉酒,還做了醒酒湯。高書研因為學習和模擬庭審兩不耽誤,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非常辛苦。這天她又起晚了,媽媽不僅沒有責備女兒還抓緊時間一勺一勺給女兒喂早飯,幫女兒情假。跟書研一起上學的白俊英還特地騎來自行車帶她一路飛奔幸好沒有遲到。書研對白俊英越來越有好感。審判小組,在教室進行陪審團招募。有意向加入的同學需要通過現場面試。被告崔武閣的女朋友白海麗是個小太妹,她出言不遜還要免試加入陪審團。審判小組成員對此進行了激烈的爭論。高書研等三人認為白海麗是為了救被告男友來的,她加入陪審團會降低客觀性。韓志勛三人則認為審判開在被告人的學校本來就已經喪失了客觀性,如果在陪審團加入被告方的人反而可以平衡重心。最後法官金民石認為雙方說的都有道理,同意白海麗加入。李周麗在心理醫院裡被認出她的人議論,不想再接受心理治療,周麗媽媽提議全家搬家,女兒轉學。周麗斷然拒絕,她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不能逃跑。而且周麗知道自己通過網路已經變成名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被認出。高書研發簡訊告訴周麗明天上午將進行一審,這是為周麗討還公道而進行的審判。代理校長和書研班主任找到書研媽媽,要她勸說女兒放棄模擬審判。書研媽媽婉言謝絕,她尊重女兒,情願為孩子做槳,讓孩子自己掌舵。學校領導又給全部審判小組成員的家長群發簡訊,想煽動家長們反對自己的子女參與審判。書研媽媽把簡訊轉發給女兒,書研立刻通知小組成員展開對媽媽們手機的保衛戰。遺憾的是白俊英沒來得及阻止媽媽。他的精神病母親看了簡訊更加暴怒,狂扇兒子耳光,大罵兒子不孝。一向隱忍的白俊英再也無法忍受,躲開了媽媽的巴掌,穿著單衣流著淚離開了家。韓志勛和書研約好明天都要加油。書研說自己一直看不透志勛,感覺兩人之間有隔閡。志勛則覺得書研是個有擔當很帥氣的女生。韓志勛在審判小組活動教室發現了從家逃出來的白俊英,並帶他回家。晚上,白俊英問志勛為什麼要做崔武閣的辯護人,而志勛反問白俊英同樣的問題。白俊英說因為他看見死去的李昭武面目表情平靜安詳,很像是死於自殺。還說在發現屍體的時候還曾看見另一個陌生男孩的身影,雖然對此很奇怪但是並未跟其他同學和警察提起。其實那個身影就是韓志勛,他當時在角落裡哭泣。看見有人看到自己就轉身離開了。舉行一審的日子到來了,陪審團卻有很多學生因為迫於父母壓力退出了。馬上組織其他同學加入已經來不及,韓志勛決定維持現狀馬上舉行審判,否則繼續拖下去困難更多,正中學校的奸計。審判小組組員們一起加油。一審開始了,現場有同學、家長、老師、教務主任很多人,還有現場錄像。有家長當庭抗議要讓孩子們退出,回去安心學習,還有其他家長和學生反對,現場吵成一片。法官金民石及時行使權力維持法庭肅靜,甚至把自己母親也趕了出去。庭審終於照常進行。被告崔武閣的到來又引起一場騷動。代理校長在辦公室和靖國財團的法務韓組長一起觀看現場視頻,韓組長承認被告辯護韓志勛就是自己的兒子。審判會上,作為檢察官的書研提出在李昭武死亡之前,她和其他同學都曾目睹崔武閣在科學教室毆打李昭武。而隨後李昭武被作為加害者叫到學校暴力委員會問話時,包括書研在內沒有一名學生願意為李昭武挨打作證。最終李昭武在學暴會公布處罰結果當天清空儲物櫃離校。這是一個蒙受冤屈的學生的正當行為。作為辯護方的韓志勛則認為書研的陳述並不是基於事實而是依靠檢舉信和片面的新聞報道的空想。女警小吳作為證人出庭,她證明在前後兩次調查中都沒有發現他殺的證據。這時高書研拿出了李昭武哥哥交給自己的兩張電影票證物。電影票日期是昭武死亡第二天的,而一個決心自殺的人是不會想去看電影的。昭武的哥哥作為證人也闡述了同樣的想法。韓志勛則認為李昭武和哥哥一直互相厭惡,也許正是因為準備自殺才一反常態約哥哥看電影。而科學教室打架事件也疑點重重,李昭武平時老實沉默從不打架,也許正是因為準備自殺才會做出反常舉動。這時李昭武哥哥卻流著淚承認弟弟最喜歡挑釁別人故意惹別人生氣,他內心陰暗到可以殺人所以更不可能自殺。崔武閣受不了法庭上指責自己的氛圍,擅自離席想在教室抽煙。韓志勛警告他要注意自己言行,打敗他的不是證人證據而是別人的眼光。法庭上崔武閣回憶起科學教室打架事件。那件事起因其實是李昭武用言語和眼神激怒自己,但是在韓志勛的安排下,崔武閣卻說只是一般的同學打架沒有明確原因,過後就忘記了。崔武閣提出李昭武死亡當晚自己有不在場證明,兩個跟班李勝民和金東賢跟自己整晚一起喝酒。臨時作為證人的金東賢卻突然反悔,自己當晚根本沒有跟崔武閣在一起。


第6集

  由於金東賢突然反悔,說自己那天並沒有跟崔武閣在一起,不在場證明也是假的。崔武閣一怒之下衝上去就要打架,被人拉開後離開了學校。庭審繼續,韓志勛拿出李周麗的舉報信讓書研念一遍,書研終於發現舉報信上明明寫的親眼看到李昭武是被包括金東賢在內的崔武閣三人害死的。兩個證言相悖不能並存。書研也說不出來哪份證言是真實的,只能將交給法官的材料全部撤回。庭審終止。活動教室里,書研為代表的檢察方十分鬱悶,感覺前途一片黯淡。這時李周麗找來了,她其實一直旁觀庭審,她主動提出替「目擊者」朴初龍出庭作證。但是因為金東賢的證詞,舉報信已經變得不再可信了。李周麗在書研的逼問下終於承認目擊者就是自己不是朴初龍。李周麗看謊言被揭穿沒有人肯相信自己,大喊著跑出活動室。代理校長責備韓組長放任自己兒子韓志勛參加庭審,但是又慶幸在韓志勛的努力下,舉報信在一審就被證明可能是偽造的。韓組長則在擔心學校暴力委員會判決不當的事。他認為判決很正確一定要向學生們解釋清楚。高書研庭審失利又被李周麗臭罵,情緒十分低落。白俊英來開導她不要忘記庭審的初衷就是搞清真相,個人輸贏並不重要。書研覺得自己明明不熟悉李昭武卻要證明昭武不是自殺,明明不信任李周麗卻要讓周麗作證人,自己準備很多材料仍然失敗,也許真的不具備做檢察官的資格。崔武閣給小弟們發話不能放過躲起來的背叛者金東賢。他認為辯護人韓志勛也背叛了自己。得知兒子出席庭審,正在氣頭上的崔社長找來了,他在大街上狠揍崔武閣,把兒子拉回家。書研看到論壇上各種言論更加懷疑自己做檢察官的資格。飯桌上書研父親高警官透露出崔武閣家縱火事件跟李昭武死亡事件無關。書研對此又有了新的懷疑。朴記者回看白天的庭審錄像,對韓志勛很感興趣,認為他的話像是在闡述事實而不是基於推斷。他找到女警察小吳告訴她自己的新發現,原來靖國高中守護者一代就是李昭武,現在二代另有其人。韓志勛找到被爸爸揍慘的崔武閣繼續追問他那晚的去向。崔武閣重申真的是和李勝民喝酒,還記得自己酒醉回家看到一個蒙面陌生人。但是蒙面人是誰,父親又不肯說。金東賢喬裝改扮找到高書研想要找到自己不在場的證據。金素熙和李有珍則在崔武閣他們喝酒的飯館軟磨硬泡想要拿到監控視頻卻失敗了。終於幾人在別人的網路空間里看到了偶然拍到的照片,正是金東賢離開飯店的場景。金東賢一直沒有把崔武閣當成朋友,李勝民確認為他就是背叛朋友。李勝民在打架時失手將金東賢推下樓梯,造成金東賢重傷。學校認為是模擬審判造成的矛盾。由於發生這樣的意外事故,本來就對自己產生懷疑的高書研決定終止審判。但是韓志勛說自己早就知道並且推斷出了一切,他也證明崔武閣無罪。其實這是韓志勛的激將法。高書研果然被激怒說自己能證明崔武閣有罪,她還有那張舉報信作為最後的底牌。韓志勛回憶起來,挨打後的李昭武曾經找到自己,說是因為志勛才會挨打。高書研找到指導教師幫忙打開天台大門,對照舉報信核對當時情景,甚至不惜親自站在最外的牆垛上。經過試驗,在牆垛的一部分確實包有鐵皮,踩上去會發出聲音,這隻有親身經歷的人才會知道。所以李周麗的證詞時真實的。代理校長找到韓志勛希望他放棄審判,卻反被韓志勛勸說作為辯方證人出庭作證。韓組長得知兒子的想法覺得很有道理。高書研因為舉報信被證實的事去找李周麗,但是周麗媽媽拒絕了。李周麗一家決定搬家轉學。高書研警告韓志勛不要再說謊。校內審判再次舉行。審判現場,李周麗也來了。


第7集

  時間回到三個月前,那時的李昭武還活著,他正在表弟韓志勛家裡玩。韓志勛因為要準備考試所以讓李昭武自己看書。李昭武在韓志勛爸爸的書房意外找到一把鑰匙。這把鑰匙鎖住的抽屜里放著一份靖國高等學校內屬於靖國財團的VIP子女名單。李昭武偷偷對這份名單拍了照。三個月後的這天,模擬法庭進行第二次開庭審理。高書妍在會場看到了站在觀眾席後排的李周麗。她告訴李周麗自己已經明白了她的心意,那就是讓大家相信自己。李周麗決定出庭作證,但是在法庭上作證時,被告崔武閣必須進行迴避。經過韓志勛的耐心勸說,憤怒的崔武閣終於答應了。李周麗第一次坐在證人席上,看著大家注視著自己非常緊張害怕,樣貌醜陋的她知道平時大家都是怎麼議論自己的。李周麗承認那天晚上是自己而不是朴初龍目睹了一切,因為自己的懦弱,也因為別人從來不相信自己才會撒謊。在高書妍的鼓勵下,李周麗詳細訴說。那天她本來在校園閑逛,突然發現學校樓頂欄桿上站著一個人。周麗十分好奇來到天台看個究竟。她看到李昭武因為受到脅迫正站在天台欄桿上,背對她的就是崔武閣和兩個跟班。隨後,崔武閣就把李昭武推下去。因為害怕,李周麗一直沒有報警,但是又很內疚所以寫出了匿名舉報信。這時高書妍展示了另一份證據,就是自己親自站在天台欄桿的錄像。在欄桿上有一處彩鋼脫落的鐵板,踩上去會嘎嘎作響,只有真正站上去過的人才會知道。坦誠一切的李周麗在廁所痛哭流涕,指導老師金老師說她現在第一次將內心想法表達出來,需要的不是安慰,只是需要充分的釋放。白俊英對李周麗的證詞仍有疑問,他懷疑是李周麗自己站在了天台上想要自殺。雖然韓志勛也想到了這一點,但是不忍說破。韓志勛的爸爸法務韓組長又來到學校在校長辦公室觀看現場直播。代理校長作為證人出庭作證。代理校長再次勸說同學們放棄庭審。他針對一審中檢察方提出的,學暴會對李昭武打架事件的不當裁決進行說明。在那次學暴會裁決中,目擊的20名學生沒有一人到場指證,李昭武也沒有對自己的行為申辯,只有崔武閣辯稱是李昭武打自己。學暴會根據掌握的有限證據已經儘可能公正的做出了裁決。韓志勛提出,崔武閣的父親正是學暴會的成員之一,理應迴避。而且類似的事件也不是第一次發生,學生們在校園論壇上意見都很大。李昭武在經歷了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之後很可能會加重抑鬱症從而走上自殺之路。中午休庭,書妍媽媽為辛苦的孩子們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她心疼女兒在錄像中做出的危險舉動,告訴女兒以後這種事情都由自己代勞。下午,背叛者金東賢拖著受傷的胳膊腿作為證人一出庭,就受到崔武閣的強烈反對,三四個人才能將崔武閣制服。金東賢說崔武閣曾經向自己承認,李昭武就是自己殺死的。崔武閣一聽這話立刻又暴跳如雷。法庭上下亂成一團,法官決定休庭一小時。此次庭審出示的證人證言都是之前警察調查沒有發現的細節。一直旁聽的朴記者承認孩子們的內心世界一點不比大人們簡單,只是表面看起來天真。大人們已經被社會打磨得隨波逐流,孩子們卻能正直的查明真相。韓志勛利用這一小時去找了崔武閣的另一個跟班李勝民。李勝民因為打傷金東賢而背上了沉重的債務,正在餐館打工賺錢。韓志勛為了勸說李勝民出庭使用激將法,兩人大打出手。一小時後繼續開庭,白俊英按照韓志勛留下的材料詢問金東賢。因為金東賢本身就對頤指氣使的崔武閣抱有成見,所以證詞沒有被採納。李勝民在和韓志勛打架後和解,同意出庭作證。李勝民說崔武閣之所以說自己殺了李昭武完全是在跟金東賢開玩笑。因為金東賢膽小怕事,所以兩人經常耍他。而且崔武閣總愛把殺了誰掛在嘴邊,那只是表達憤怒並不會真去殺人。李勝民還曾在科學教室打架事件後問過李昭武為什麼不自量力的招惹崔武閣。李昭武說自己只是想見到一個人,而他在挨打之後確實如願以償。聽到這些情況,韓志勛也陷入了沉思。韓志勛的爸爸更是親自來到了庭審現場。李昭武說要見到的人應該就是作為靖國財團法務的韓組長。


第8集

  時間回到三個月前,作為秘密的靖國高中守護者李昭武看到崔武閣在學校欺負同學。他想起那天在韓志勛家看到的靖國高中VIP名錄將封面打了馬賽克發到校園論壇上。韓組長一下就猜出是誰做的這件事,他把李昭武帶到漢江邊上,逼迫他刪掉照片。韓組長說正是因為這些權貴,才保證了靖國高中的高質量師資,作為普通學生只需要忍受小小的偏心,其實很公平。但是李昭武認為學校是神聖的公平的地方。李昭武刪除了論壇上的帖子,扔掉了存有照片的手機,告訴韓組長將來還會再見面。三個月後的今天,庭審現場。韓志勛聽李勝民說,李昭武是為了見某個人才故意闖禍,事後李昭武也如願見到了那個人,感到十分詫異。作為檢察方的高書妍帶來了一位外校的證人朴熙俊。朴俊熙是個年紀小很文靜可愛的男生。他與崔武閣只在去年春天有一面之緣,卻在那天因為一件小事被崔武閣暴打到昏迷。挨打後的朴俊熙身體和心理都受到嚴重損傷。他本以為施暴者會受到懲罰,卻沒想到因為崔武閣家的勢力和金錢,所有人包括親生父母都對此事閉口不談。朴俊熙一直在等待今天這樣的時機嚴懲兇手。面對罪證,崔武閣卻滿不在乎的說自己打人沒有理由,想打就打,甚至到了今天還拒絕道歉。朴俊熙面對曾經的施暴者,拿牛奶潑在崔武閣頭上作為復仇。多年的仇恨和屈辱終於發泄出來了,朴俊熙終於感覺好多了,他衷心感謝高書妍給了自己這次機會。崔武閣的女朋友白海麗看到男朋友受辱非常心疼。她眼中的崔武閣是個內心柔軟的善良男生,會為媽媽買禮物,也為奶奶的去世痛哭流涕。李勝民也為韓志勛講述了崔武閣家的情況,崔武閣的爸爸有嚴重的家庭暴力,不僅打崔武閣還打崔武閣的媽媽。崔武閣由受暴者變成施暴者很大程度上是受父親崔社長的影響。李勝民還說,聖誕夜那晚崔武閣見到的臉上有疤的煙花匠人自己也見過。但是崔社長不讓別人提起此人。現在學校管理層也出現了兩種意見,高書妍的班主任和審判社團指導老師金老師都力挺學生們的做法。代理校長和教務主任雖然很想停止模擬審判但也無能為力。韓志勛還是在想今天庭審中提到的,李昭武是為了見一個人才故意在科學教室打架。那麼那個人究竟是誰呢?爸爸韓組長並不否認在打架事件之後見過李昭武,但是隱瞞了自己和李昭武在漢江邊上的會面和李昭武發現的名單。韓組長勸告兒子不要想太多。靖國高中為了限制學生活動,出台了一份學校規定修正案,禁止會對學校造成嚴重損害的集會活動。韓組長在這份文件上簽名同意。高書妍接到李昭武的哥哥李泰武的電話,說發現弟弟屋裡的座機在聖誕夜那晚有五條電話記錄,這是之前遺漏的線索。這些號碼都是公用電話,通話時間長短不一。高書妍和兩個閨蜜記下電話,開始挨個查找。崔武閣的媽媽因為心疼兒子在審判中受到折磨,主動找到韓志勛要求出庭作證。她說自己受到丈夫家暴受了傷,聖誕節那晚兒子就是帶自己去醫院。崔武閣的爸爸威脅妻兒,聖誕節那晚的事情不能說出一個字。因為迫於爸爸的壓力和母親的名聲,崔武閣才一直不肯說出實情。高書妍和兩閨蜜找到了那五部公用電話,最後一個也是通話時長最長的20分鐘電話是在一間電話亭。這件電話亭正對一間文具店,雖然沒有監控,但是店主老爺爺也提供了重要線索。聖誕節那晚,有名身穿靖國高中校服的男生在電話亭裡邊打電話邊哭。老爺爺曾經安慰那名男生,男生還很有禮貌的表示感謝。高書妍拿出一些男生照片讓老爺爺辨認,那名打電話的男生卻不在其中,線索再一次中斷了。因為李勝民和崔武閣都曾提到,在聖誕節晚上的崔家見到過煙火師傅。崔武閣的爸爸更是對此事諱莫如深嚴禁妻兒提起。韓志勛對此事有不同的見解,他找到高書妍的爸爸經濟科的高警官,想看看這件事跟崔家縱火案有沒有關聯。高警官因為受到韓志勛的啟發調查了崔武閣父親的通話記錄,以保險詐騙罪逮捕了崔社長。高書妍將五個公用電話的線索告知了整個審判小組,包括韓志勛所在的辯護方。韓志勛表情很不自然。崔武閣因為父親被捕,自己又接受審判感覺心灰意冷,向韓志勛打電話求助。韓志勛坦白崔武閣的媽媽找過自己,有關煙花匠人的線索也是自己告訴高警官。惱羞成怒的崔武閣抓住韓志勛上去就打。韓志勛脫光衣服露出滿身傷疤,說自己不僅從小也受到家暴,更是親眼目睹母親被父親打死。崔武閣和同來的白俊英都目瞪口呆。


第9集

  11年前,靖國財團的法務組長韓經門那時還是一名檢察官。一天他接到一個案子,需要到警察局說服一名證人為一起謀殺案作證。這名證人就是年僅7歲的楊志勛,他親眼看到醉酒的父親殺死了母親,他自己也長期遭受家庭暴力,滿身傷痕。韓經門用耐心和愛心感化小志勛,小志勛證實是父親殺死了母親,將父親繩之以法。小志勛從未感受過愛,他渴望家庭的溫暖。因為楊志勛的殺人犯父親在監獄畏罪自殺,小志勛被送到福利院。韓經明對這個孩子一直念念不忘,於是經常帶他出來玩,為他買玩具和衣服。小志勛非常喜歡韓經門,於是被他收養,並且改名為韓志勛。時間回到11年後的現在,崔武閣和白俊英一起聽了韓志勛講述的童年經歷。韓志勛至今仍然後悔憎恨,沒有在那天父親醉酒回家前把母親帶上。他提醒崔武閣在事情變壞前還有機會拯救自己和母親。崔武閣的母親去警察局將丈夫和火花匠人的關係和盤托出。這完全靠的是韓志勛的說服。只有將崔社長繩之以法才能結束崔武閣和母親被虐待的生活。崔武閣媽媽從警察局回來就帶著行李,拉著兒子崔武閣直奔機場。因為聽韓志勛講述了自己的悲慘童年經歷,白俊英面對志勛時非常尷尬。韓志勛反倒是十分坦然,解答了白俊英的疑惑。電視上播出了有關崔武閣家縱火案和崔社長被逮捕的消息,再次在同學中引起軒然大波。很多學生認為有其父必有其子,對本來就飛揚跋扈的崔武閣印象更差了。法務韓組長帶著手下來到靖國高中。代理校長抱怨說很多學生家長跑到學校鬧事,學校入學率也在下降,建議以後不要管崔武閣了。但是律師們說崔武閣的父親脾氣暴躁,現在又進了監獄,如果兒子又被開除,說不準會捅出什麼內幕。校規已經被修改好了,如果學生們拒絕解散審判社團就要被勒令退學。社團的指導老師請學生們吃晚飯,她也建議孩子們暫停審判。但她的理由是現在輿論一邊倒的支持原告檢查方,大家都認為崔武閣有罪,根本沒人聽辯護方的解釋。審判已經出現嚴重偏差。韓志勛說還要堅持,保證接下來情況會有改觀。女警小吳調查出李昭武曾經因為抑鬱症在精神病院住院,而同病房的病人中竟然就有韓志勛。兩人在那時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韓志勛也一直作為李昭武隱藏的朋友出現。但是為什麼好友在更像是謀殺的情況下死亡後,韓志勛會作為辯護方出現,主張朋友是自殺呢?吳警察想不明白。高書妍因為又要學習又要準備審判累壞了身體,發高燒昏迷被送到醫院急救。審判小組的成員都逃課去醫院看她。高書妍得到及時的救治和朋友的鼓勵很快康復,沒有耽誤三審的進行。崔武閣原本被媽媽強行帶走,這次也趕來參加三審。他已經越來越有責任感,懂得為別人考慮。審判會上,高書妍的爸爸作為辯方證人出庭作證。他以警察的身份提供傳聞證據,就是替不在場的當事人作證。高警官證明,崔武閣的父親在聖誕節當晚和火花匠人進行了一次密談,火花匠人看到了崔武閣和李勝民,這為二人提供了不在場的證明,因為火花匠人涉嫌縱火殺人被逮捕所以由自己代替出庭。案件出現重大轉折,崔武閣成為最不可能殺害李昭武的人。旁聽席上一片嘩然。但是韓志勛仍然要求崔武閣坐在被告席上,對他進行問詢。韓志勛列舉多項崔武閣侮辱同學,對同學施加暴力的行為。其中就包括向李周麗噴水,並把她鎖在浴室直到第二天早晨的事件。崔武閣開始還狡辯稱這些都是開玩笑而已。韓志勛義正言辭的表示沒有一個受害人享受這種所謂的玩笑。而李周麗的舉報信也是出於這種受到迫害的正當防衛。崔武閣眼前閃現出曾經欺負同學的畫面,他流下悔恨的淚水,真誠的說出「對不起」三個字。但是李周麗絕不接受這種結果,她還是要置崔武閣於死地。李周麗憤怒的衝到台前,反覆說親耳聽到站在欄桿上發出的「咔噠」聲。韓志勛面無表情的揭露真相,是李周麗自己要自殺,站在那個位置才聽到的聲音。


第10集

  李周麗看大家又不相信自己的舉報信,衝到台上重申自己就是看到崔武閣把李昭武推下天台。李昭武流著眼淚對李周麗大喊「對不起」,李周麗一時難以接受,昏倒在地。李周麗清醒後告訴高書妍,自己確實說了一部分謊話。但是那晚真的看到有人站在樓頂,而且有人從教學樓里跑出來。審判會結束了,學生們傾向於相信李昭武真的死於自殺。崔武閣雖然沒有殺人但是的到現在的下場也是自作自受。陪審團開始進行最後的審議工作,法庭將在第二天做出最後的判決。崔武閣質問韓志勛為什麼口口聲聲說站在自己這邊,還要在審判上揭露自己的暴力行為,這種揭露跟洗脫殺人嫌疑也沒有關係。韓志勛說自己沒有義務維護崔武閣闖下的禍。崔武閣現在的暴力行為全部源自於父親,雖然一個人沒有選擇父母的權利,但是也可以選擇自己怎樣活下去。靖國高中守護者給高書妍發去信息,提醒她審判還沒有結束,李昭武的死因還是沒有搞清。並且將聖誕節那天晚上李周麗發給守護者的信息轉發給書妍。李周麗那時還不知道將有人從樓頂墜下,她在信息里說看見有人匆匆跑出教學樓,樣子很可疑。高書妍按照信息內容在學校里查看,猜測那個跑出教學樓的人可能不是本校學生。她還發現現場停有一輛裝有行車記錄儀的汽車,可能拍攝下了那名學生的畫面。小吳警察約韓志勛見面,問他為什麼要隱瞞自己和李昭武的友誼,而且還隱瞞自己靖國高中守護者的身份。韓志勛說自己這麼做有助於揭露李昭武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而且他一開始就知道崔武閣本來就是被冤枉的。吳警察建議他向審判小組的成員公開自己的身份,否則這就是一種欺騙。韓志勛答應過段時間一定會向大家公布一切,到時即使自己變成令人討厭的人也無所謂。高書妍拿到了行車記錄儀上的視頻,在畫面上出現了一個匆匆跑過的男生背影。再加上李昭武死前接到的五個匿名電話和文具店爺爺提到的哭泣的男生,高書妍正式向法官和陪審團提出重新開庭進行四審,徹底查清李昭武的死因。而且這次將沒有被告。學校領導也知道了將要舉行四審的消息。在法務韓組長的授意下,學校準備強行解散審判小組。代理校長因為之前在學暴會上處理崔武閣打人不當,和沒能成功阻止學生組成審判小組被撤職。原校長官復原職。之前被撞傷的朴初龍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她叫來高書妍等人替李周麗說了很多好話。在朴初龍心中,即使被出賣,李周麗也是她最好的朋友。白俊英家裡,俊英媽媽又爆發了嚴重的抑鬱和躁狂症,對俊英又打又罵。白俊英忍不住說出真相。原來白俊英曾經有一個哥哥名叫白俊石,媽媽一直將俊石的死歸罪於俊英,所以才對俊英施加各種暴力。無家可歸的白俊英再次寄宿在韓志勛家裡,無意中在志勛衣櫃看到了曾經屬於李昭武的一個小掛件。高書妍翻看信息,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就是被靖國高中守護者牽著鼻子走。她找到吳警察和朴記者詢問靖守到底是誰。兩人因為曾經答應保守秘密,所以不肯告訴書妍靖守到底是誰,只是告誡書妍不要太相信靖守。書妍走後,吳警察和朴記者又討論起韓志勛的動機。韓志勛一手策划了審判法庭,還親自作為辯護方參與。他說要親自揭露李昭武的死因,而且兇手不是崔武閣。如果韓志勛針對的是學校,那麼作為靖國財團法務的志勛父親該怎麼辦呢?靖國高中里,舊校長官復原職,新校規頒布,審判小組成員因為拒絕在社團解散書上簽字被懲罰停課一周,還被記過,再不簽字就要被退學。雖然被停課,但是書妍最關心的還是審判。再加上一名老師主動找到書妍要求作證李昭武不是死於自殺,書妍更加下定決心要查明李昭武的死亡真相。書妍父母也被女兒說服。被辭退的代理校長告訴書妍,提出懲罰審判小組成員的就是靖國財團法務韓組長,也就是韓志勛的爸爸。書妍找到韓志勛質問他為什麼自己和其他同學會受到這樣的懲罰,而韓志勛卻安然無恙。韓志勛說不知道原因。書妍也沒點破,只是默默走開。晚上回家,韓志勛就這件事詢問父親。志勛說自己還要繼續參與審判,要求父親一視同仁,如果差別對待,就公開自己被領養是殺人犯兒子的身份。志勛還說李昭武已經把秘密告訴了自己。父子之間第一次出現了隔閡。韓志勛在衛生間默默流淚。經過思考,審判小組成員有兩人退出了。但是大家依然團結,為下次審判積極做準備。這時,志勛的父親以靖國財團法務組長的身份叫來書妍單獨談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