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返回頂部

《守護者K2》分集劇情介紹(1-16集全)


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 2017-03-09

守護者K2 DVD高清完整版
 

 

導演: 郭政煥

編劇: 張赫麟

主演: 池昌旭 / 林允兒 / 宋允兒 / 趙成夏 / 李廷鎮 / 金甲洙

類型: 劇情

官方網站: program.interest.me/tvn/thek2

製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首播: 2016-09-23(韓國)

集數: 16

單集片長: 60分鐘

《守護者K2》是韓國tvN有線台於2016年9月23日起播出的金土劇,由郭正煥執導,張赫麟編劇,池昌旭 、林允兒 、宋允兒 、趙成夏等聯合主演。該劇主要講述了戰爭僱傭兵出身的保鏢金濟夏與僱傭他的總統候選人之妻崔宥真、與世隔絕的少女高安娜之間發生的故事。

 

守護者K2 DVD劇情簡介

該劇主要講述了遭到國家背棄的僱傭兵出身的代號為「K2」的特殊護衛隊隊員金在河(池昌旭飾),無意中被捲入大選候選人張泰俊(趙成夏飾)與妻子崔有真(宋允兒飾)之間的權義較量,被大選候選人張世俊妻子崔有真僱用為保鏢,與其擔任保鏢的與世隔絕的候選人私生女高安娜(林允兒飾)之間的故事。


守護者K2 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小時候目睹母親去世的安娜,被名義上的繼母崔宥真送到西班牙某教堂做修女,而安娜從沒放棄過逃跑出來去找自己的父親。在安娜又一次逃跑的夜晚,她在地鐵站遇到了同樣正在被追殺的金濟夏。在安娜多次求助下,金濟夏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幫助安娜躲避了兩個壞人的追捕。但是最終安娜還是沒能逃脫,而金濟夏在身不由己的情況下也只能放棄再次幫助了。  

  回到韓國的金濟夏在一家修理廠工作,半夜接到維修幕布的電話。背著維修工具的濟夏因不能出示自己的身份證件被負責大選候選人張世俊安保的人員攔在門口,這時一位清潔工大媽出現幫濟夏說話,安保人員這才放濟夏進去。張世俊的妻子崔宥真在電視台接收採訪,說自己在家裡為丈夫做早餐,並威脅主持人不要問她不想回答的問題。而此時張世俊正陷入其他候選人美人計的陷阱中,濟夏在窗外維修幕布看到了張世俊的臉……布下美人計陷阱的人的手下們想要突然進攻張世俊的房間,那樣就可以拍到他的醜聞,以阻礙其參加大選。  

  此時在窗外的濟夏看到闖入大樓的人向幫助過自己的清潔工大媽痛下殺手,他費儘力氣弄碎玻璃進入大樓並打退了前來拍照的壞人們,同時為負責張世俊安保的JSS爭取得時間。濟夏看到救護車將保潔大媽救走才離開現場,但是張世俊告訴崔有真那個修幕布的技工看到了他的臉。崔宥真立馬派人去追濟夏,害怕他將張世俊這次的出軌事件透露給媒體或者其他候選人。但是JSS的人並不是金濟夏的對手,讓他逃脫了。


第2集

  安娜又進行了一次逃跑,雖然最後被抓回去了,但是在她逃跑途中被著名設計師保羅拉斐特拍到照片並發到MSN上面。安娜的出名讓崔宥真不得不將她接回韓國。

  金濟夏又走上了逃亡的路程,在路上沒有車願意載他,此時他遇到一對貨車壞了的老夫婦。濟夏將車修好,老夫婦願意留他住一夜並給他一頓飯。夜裡濟夏聽到了老婦人的哭聲,而老爺爺在院子里坐著喝酒。老爺爺告訴濟夏今天是他們的兒子的四十九日祭,而他們的果園也因為長時間不搭理長了很多草。老爺爺讓濟夏幫他把果樹都砍了,因為它們沒有主人了。第二天一早老爺爺一起床就看到濟夏在割草,老夫妻看到這樣的場景很是欣慰,放佛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回來了。濟夏用的割草器刀片壞了,他出門去買。回來後卻發現追殺他的殺手要放火將老夫婦燒死,他憤怒地質問殺手他是誰派來的。殺手告訴他幕後之人並說他接到的任務是將所有接濟金濟夏的人都殺死。

  濟夏來到崔宥真的家,此時安娜正被人搬下車抱入房子。安娜告訴崔宥真她想起來自己的母親不是自殺,還罵崔有真是惡魔。金濟夏借著送快遞的由頭闖入了崔宥真的房子,威脅崔宥真不要傷害他身邊的人,否則他們的第二次見面他將讓她後悔。但此時的崔宥真並不害怕,她早已布下陷阱,她的安保人員也在此時出現了。金濟夏並未反抗得被綁到地下室車庫,此時尋找偷快遞車的警察來到房子門口,雖然安保人員一個勁的否認,但是兩個警察並未離開。此時的濟夏便借著他們不能開槍的時機逃脫了,並從昏迷的安保人員身上拿走一把槍。濟夏再次來到崔宥真的房間,拿槍對著崔宥真的頭。此時安娜出現了,大叫著「開槍啊」。濟夏認出了安娜就是在西班牙地鐵站向他求助的少女……


第3集

  金濟夏看見在國外遇見的那個女生,看著她瘋狂的尖叫,殺了她!殺了她!金在河剛反應過來,高安娜就被人拖進房間…此時一群黑衣人拿著槍走進房間包圍金濟夏,金濟夏拿崔宥真來當人質。為了保護崔宥真的安全,黑衣人撤離。沒想到的是,金濟夏已經把剛才發生的事情用手機錄下來,作為要挾崔宥真的一個手段,郵件一旦公開,那麼崔宥真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就被揭露。金濟夏這一招全身而退,讓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驚訝的說不出話,他當場把手機摧毀,如果他發生意外,那麼那封郵件也就公佈於眾。  

  張世俊趕回家裡,安娜看見父親後就產生深深的恐怖,關著門不敢出來。張世俊這麼多年沒有見女兒,也生疏了許多,他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他不敢面對安娜,就直接去房間休息了。金濟夏要挾崔宥真開車,發現想要崔宥真死的人還真不少,有輛摩托車跟在他們車後,遙控了他們的汽車,不斷提速,車速只增不減,金在河見狀過來掌控方向盤,把車速再提高,終於甩脫了他們,崔宥真的保鏢們趕上來直接撞翻摩托車,此時車速高達145碼的車速已經控制不了,剎車失靈,車輛側翻,發生了重大的車禍。金濟夏還有意識,他剛剛出來車就開始著火,連保鏢都不願意靠近,金濟夏拖出崔宥真,抱著她走出來,車體爆炸噴發的汽車零件砸中了身體,隨後失去意識…  

  本來可以不救金濟夏,但是崔宥真下令必須讓他活著,立即讓部下把他送醫院。金濟夏陷入昏迷,在夢中他回到他在中東時候,喜歡一位阿拉伯姑娘,當他向那位姑娘求婚,姑娘摘下頭紗時,金濟夏低頭深深一吻。崔宥真受到襲擊的新聞登上了各大媒體的頭條,崔宥真又心生一計,她想把金濟夏納入旗下,招他為保鏢。張世俊接受記者採訪,他演的像模像樣的,一臉頹廢,精闢的說辭讓在場的所有人潸然淚下。演技堪比演員,張世俊感人的說辭為自己拉了不少的選票。金濟夏拒絕為JSS賣命,轉身就離開,他厭倦了戰鬥,在電梯里,金濟夏遇見了殺死自己心愛姑娘的人朴冠守!,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扒出安保的槍,把電梯的的人打傷,只剩下朴冠守…


第4集

  金濟夏的舊傷複發,剛才的一切都是他在想像,看著朴冠守,他竟有如此大的反應,他記得在中東時,那個朴冠守在獲得情報後,把她心愛的姑娘拖進車上,槍斃了!金濟夏永遠忘不了那張冷峻的側臉,他永遠也忘不了血海深仇。金濟夏暗地裡製作了一枚炸彈,跟蹤朴冠守,就在計劃快成功之後,一位小朋友突然跑到門口,讓金濟夏起了憐憫之心,他著急的表情讓警衛察覺,要查他的身份證,金濟夏打倒警衛後逃跑,走到天台沒有退路時,而早已經準備好的繩鎖掛在天台,金濟夏沒有選擇,他拉住繩索跳下去,在樓下等待他的居然是崔有真!他沒有選擇,只好逃上車,現在他沒有任何退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果自己單打獨鬥肯定會失敗,他只能和崔有真合作才可以復仇。

  金濟夏接受崔有真的邀請,正式成為JSS的安保人員,金濟夏在浴室洗澡,以前被他打過的JSS的安保人員還記恨在心,一群人上去圍攻他,金濟夏身體還沒有痊癒的狀態下,把浴室里的人撂倒。他們哪裡是金濟夏的對手,他正式參加會議,用金濟夏的身份來掩蓋他的背景。他被任命去保護高安娜,了解到高安娜有嚴重的社交恐懼症,不能見強光,沒有和任何人交集,晚上整夜看電視的特殊癖好後,金濟夏對她充滿好奇。房子里到處都是360度無死角攝像頭,照顧高安娜的張美蘭看到金濟夏後,對他深深的著迷,他一來工作,張美蘭就穿著性感的睡衣,故意露出大腿,她知道金濟夏可能在監控室看著她,結果卻恰恰相反,是另外一個JSS安保人員在負責,看著張美蘭的美腿,他簡直口水都要流在屏幕上了,而金濟夏在床上睡的可香了。

  崔有真病情初愈,出局了高層政治圈的聚會,她看到丈夫對其他女性摟摟抱抱,相當親熱,心裡很不高興。恰逢朴冠守過來說風涼話,讓崔有真心裡更不是滋味,她也查出了那天操控她汽車的幕後主使是誰,和之前朴冠守在理髮店遇到的襲擊打成平手。兩人相視而笑…金濟夏發現高安娜出現在監控視屏上,她像孩子一樣純真,因找到一包拉麵而手舞足蹈,金濟夏看著她連拉麵都不會煮,也開始焦急了。他出門點了一根香煙,發現在高安娜窗外有一道黑影…


第5集

  金濟夏在監控里看到安娜躺在床上睡了,認為沒有什麼不安全因素,所以走到陽台準備抽根煙。但是忽然發現安娜住的房間屋頂有黑影出現,嚇得他趕緊給另一個女安保打電話。此時電話卻沒接通,濟夏無奈之下幾步跨上樓頂。原來是安娜抱著拉麵坐在屋頂,旁邊待著一隻小貓咪。小貓咪叫著要吃東西,安娜告訴它拉麵太硬了不能吃。小貓一直叫著不停,安娜就用嘴巴嚼了一點放在手心讓小貓吃。吃完小貓就去找媽媽了,安娜想起了自己交給媽媽安眠藥畫面傷心地哭了。收拾好情緒,安娜輕手輕腳地回到房間,原來床上是安娜放的假裝人的道具。濟夏發現這一現象,無奈地笑了笑。第二天一早美蘭發現昨夜3點濟夏給她打了電話,誤以為濟夏找她有事就連忙讓阿姨做了飯菜端去監控室。但是只有K1一個人在,美蘭旁敲側擊地打聽昨夜的情況,無意間發現昨天自己撩濟夏的場面讓K1看到了,還以為她體熱。美蘭生氣地走了。  

  朴冠守代表在運動場跟官員們踢完球送給他們許多保養品,手下告訴他崔宥真的姑母想要見他,此時濟夏正在監視著她。崔宥真化妝時覺得自己老了,想起自己姑母跟自己一樣。帶走那麼多嫁妝還是混的差不多。濟夏被帶去參加葬禮,喪主房卻嚴格要求進入的隨行人員。此時朴冠守坐著車進去了。崔宥真和安娜父親也要參加這個葬禮,濟夏被崔宥真作為唯二的安保人員之一帶進去。濟夏以家裡人來電話為由單獨跟崔宥真說話並交給她一個竊聽器,讓她有危險就按兩下。  

  進入喪家會議室,門被鎖上。律師要打開放遺囑的箱子,大家都知道鑰匙在崔宥真手裡。崔宥真這時打開了竊聽器,律師念完遺囑之後被趕出房間。剩下的人不滿遺囑中將遺產捐給平昌獎學金基金會,也就是不滿崔有真拿到這筆錢。對方逼迫崔有真賣出自己手裡的大權和JB集團,崔宥真婉轉的表示不同意。對方就逼迫說要重新召開平昌獎學金基金會理事會,讓崔宥真卸任。崔宥真一激動將帶有竊聽器的圓珠筆扔了出去,錄音也被崔宥真弟弟給關了。原來崔宥真弟弟是她的繼母生的,現在他們要逼迫崔宥真交出她父親創辦的公司。金濟夏發現異常,決定進入會議室一查究竟。在被禁止入內的情況下,濟夏憑藉矯健的身手闖進去,並故意營造火災的狀況,讓會議室的門自動打開。會議室里的所有人因為消防應急落下的水都跑出會議室,只有崔宥真仍舊坐著。濟夏為她打開了特意帶進來的雨傘。崔宥真覺得濟夏能夠讀懂自己的心,很是感動,但又覺得他不受管束很難馴服。濟夏在這時告訴崔宥真應該挺直腰板,因為敵人正在看著。崔宥真傷心地自己坐車走了,在車上要求濟夏下一次不准沒有命令擅自行動。

  JSS集團住院室長給美蘭打電話渲染濟夏英雄救人的事迹,被旁邊的宋教官聽到不削一顧。落寞離開的宋教官碰到濟夏,請他吃了飯。原來他是想要濟夏陪他演一齣戲。焦急等待下班的住院室長下一班就看到教官在打濟夏,立馬上前去打教官。誰知道她的包太鋒利,把教官的頭打破了。濟夏說他只是想幫他倆,卻又被室長罵了一頓。宋教官不高興的走了,室長又追了出去。兩人和好,宋教官感謝濟夏。濟夏完成任務匆忙趕回安娜住的地方看監控里安娜是否找到煮拉麵的方法,原來濟夏已經在回來的時候幫她打開閥門煮好了開水。安娜發現有開水,很是高興,拿著筷子哼著歌等待吃拉麵。但她忽然發現廚房上方有監控,就端了把椅子把攝像頭遮住了。濟夏緊張地又找其他的監控畫面,發現安娜正高興地手舞足蹈,而濟夏也跟著安娜的節奏高興起來。終於安娜吃到了心心念念的拉麵……

  濟夏到樓下準備抽根煙,美蘭在這時出現為昨夜沒接電話而道歉。她說自己在猶豫要不要接,最後沒接。濟夏說自己的電話是熱線,應該接的。濟夏從美蘭這知道安娜在西班牙的時候為什麼逃跑,還說安娜父親對她毫不關心。濟夏不自覺地覺得安娜很可憐。濟夏接到讓去JSS集團cloud9的電話,美蘭驚詫不已,濟夏卻不知道為什麼。濟夏進了電梯發現電梯一直都在1樓,語音讓刷卡。終於電梯數字開始往9跳躍,但濟夏發現電梯實際上是在往下……


第6集

  金濟夏出了電梯,進入崔宥真秘密基地cloud9。崔宥真正在跟秘書們開會,準備把朴冠守陣營的官員們一個個擊破。美蘭在跟阿姨說濟夏一來就進入JSS集團核心cloud9,被安娜聽到。

  崔宥真開完會見到了濟夏,她說找他來的目的是要聽他的故事。安娜在電視節目上知道了父親要參加阿筵洞的活動。她通過美蘭和阿姨的交談知道今晚沒有人在看監控,所以偷偷潛入美蘭房間拿走一些東西。濟夏跟崔宥真說了自己女朋友拉尼婭被朴冠守的人殺死,而他自己也被誣陷是殺害拉尼婭的兇手,自此他便走上了逃亡的道路。

  安娜偷偷在美蘭的咖啡里注入了她經常被注射的昏迷藥品。在崔宥真高科技情報員的幫助下,濟夏知道了拉尼婭是因為作為翻譯知道了不可被外人知道的秘密才被殺害。而崔宥真推測朴冠守向他國出售了武器。安娜裝扮成美蘭的樣子偷偷逃跑出監控,坐上去往延禧洞的計程車。久違的陽光讓安娜睜不開眼睛,她拿出提前準備好的墨鏡。崔宥真問濟夏是不是跟拉尼婭相愛過,濟夏說他也不確定是愛情還是無所謂的敏感,因為拉尼婭在黑石做翻譯是自己介紹去的。崔宥真跟濟夏說自己把他作為朋友,會保護他和他的家人並且不會背叛,濟夏卻堅決要回宿舍,並且不相信朋友間不會背叛。安娜來到跟媽媽一起生活過的地方,傷心的流下眼淚。安娜在延禧洞照相館居然看到自己和母親的照片,照相館老闆也認出她。濟夏回到住宿的地方,發現美蘭在家睡覺,而安娜卻不見了。

  安娜在照片里發現自己家裡的阿姨,決定去找她。而她用美蘭的卡的刷卡記錄也讓朱室長找到了尋找安娜的方向。安娜家裡的阿姨精神恍惚,但還是告訴了安娜要慧麗帶著安娜趕緊去美國,崔宥真什麼都知道了,會殺死他們母女的。朱室長帶人找到療養院,安娜裝成護士的樣子逃了出去。張議員打來電話說安娜絕對不能出現在基金會上,安娜不相信父親是這樣的人。在教堂里安娜裝扮成修女站上了獻歌的舞台,張丗俊卻不敢跟安娜對視。所有人都擔心安娜會鬧出大事,安保人員想要把安娜拉出來被教父制止了。安娜單獨獻唱了一首歌,現場的人們都被歌聲感動了,只有JSS的人們在擔驚受怕。誰知安娜並沒有將事情鬧大,她只是看了父親和崔宥真一眼。濟夏出來找安娜,卻收到一封安娜寫給父親的一封信。安娜在信中說自己迷路了,希望父親來找自己。

  安娜來到遊樂園,想起了曾經跟父母一起來玩。當時廣播里在播放尋找小孩子,父親就問安娜如果走丟了該怎麼辦。父親告訴安娜等待在原地,父親就會找到自己。安娜被路過自拍的人不小心拍到照片,菊代表找到了安娜的位置。濟夏帶著冰激凌找到了安娜,安娜問父親怎麼沒有來。濟夏騙安娜說是父親叫他來的,不然自己也不知道她在這,還騙她父親很擔心她也沒有生她的氣。安娜告訴濟夏小時候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不然會有壞人對付父親。說著說著安娜說自己知道自己就是那個壞人,然後安娜突然身體不適昏倒了。原來安娜有草莓過敏症,剛剛濟夏給她的冰激凌是草莓的。而安娜明明知道,卻認為是父親給的冰激凌一定要吃掉。情急之下,濟夏為安娜做了人工呼吸……


第7集

  金濟夏對安娜人工呼吸進行緊急搶救,朱室長要求送往就近醫院,卻被切斷了119的電話。最終安娜被送往JSS總部醫務室,路上濟夏焦急地闖了很多紅燈。濟夏憤怒得去找朱室長理論,問他為何不能送往醫院。朱室長告訴濟夏,如果將安娜送到醫院,那麼所有見過安娜的人都會死。當然,不包括已經是Cloud9成員的濟夏。經過搶救安娜蘇醒過來,她想到了昏迷時濟夏對她做了人工呼吸,抿了抿嘴唇。而之前在路邊拍照不小心泄漏安娜行蹤的兩個女孩也發現了照片裡面的安娜,並且覺得眼熟。恍然覺得安娜跟之前網路上爆紅的天使很像,但是又不確定在西班牙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韓國,所以將安娜的照片發到了網上求證。而濟夏煩躁得坐在椅子上,宋教官對濟夏說這是一個可憐的姑娘,讓濟夏好好保護她。

  從宋教官的口中,濟夏知道了安娜的身世:她不姓張,而是姓高。因為安娜母親是在懷了她之後嫁給高姓導演並去了美國,當時她也許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懷孕了。某一天她們母女回國找張世俊,瞞著張世俊已經結婚的妻子崔宥真重新組成了一個家庭。崔宥真在飯店約見某政要人員,在對方不願配合的情況下拿出自己調查出來的對方不能公開的秘密並把自己的把柄也交於對方,從而說服其合作。而她自己也要求對方為其鋪好路,崔宥真隨時準備入黨。朴冠守派出探子發現這一事件,會晤後的崔宥真很開心,張世俊其實也知道了這件事。

  崔宥真到醫務室看安娜,室長說暫時身體無礙,只是需要去醫院看下精神科,以防下次自殺。崔宥真卻不同意,濟夏在一邊跟著進了病房。崔宥真把所有人趕出了病房,讚美了安娜昨天的修女服和歌聲。也順便諷刺了安娜對自己父親的期待,並不是自己不願讓她父親不見她,而是他不願見安娜。安娜表示要見父親,崔宥真卻說她沒辦法帶他過來,因為安娜媽媽在張世俊要選舉國會議員的前期用安娜威脅了他。濟夏實在聽不下去崔宥真說安娜害死自己的母親,推門進入病房進行了阻止。濟夏讓安娜不要哭,自己會把她爸爸帶過來的。

  張世俊在會堂進行演講,濟夏無意間發現有人趁機進入準備進行破壞。K2通過無線電通知安保小組可疑人員的位置,安保組長卻說剛剛所有人通過安檢,並沒有異常,所以不用管。濟夏無奈走出了會場,這時發現外面有警車。濟夏又回到會場再次報告組長,要求立馬終止演講,VIP有危險。此時其中一名可疑人員準備上台,被濟夏阻止了,卻發現這個人是K1.K1告訴濟夏,不要壞事。這時,所有埋伏的人員對著張世俊扔雞蛋,安保人員也上前阻止。原來這是張世俊自導自演的一出苦肉計的戲,只是為了獲得更多人的擁護。張世俊回到化妝室洗澡,準備跟化妝師共度良宵。而化妝師已經跟某安保人員串通好了,準備進行刺殺。這一事件被濟夏發現了,他帶走了張世俊防止警察發現。原來這是朴冠守安排好的跟警察合作的誣陷張世俊性侵化妝師的戲碼,可是被發現了。

  濟夏趁機把張世俊帶去見安娜,並在路上告訴安娜的遭遇和痛苦並準備自殺的事情。張世俊聽後面露痛苦,其實他心裡很愛安娜,要求濟夏一定要保證保護好安娜,那麼自己就去見她。因為自己去見她就會讓她陷入危險,自己只能拿到最高權利才能讓崔宥真認為安娜作為人質沒有危險性。朱室長打電話給濟夏,張世俊讓他到總部來接他。

  張世俊進入病房,故意裝作不知道安娜草莓過敏的事情,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後,張世俊才對安娜泄漏了真情,安娜很是感動。安娜告訴父親媽媽不是自殺的,一定是崔宥真殺死了她。但是張世俊讓安娜不要這麼說,這麼說會讓爸爸的前途盡毀,否則爸爸就再也不見她了。其實張世俊都是在違心的說這些,因為他知道崔宥真在監控里能看到自己所做所說的一切,他在心裡對安娜說對不起。安娜問母親是不是以自己威脅了父親,張世俊知道是崔宥真對著安娜撒謊了。但是張世俊還是不能說實話,安娜覺得自己真的是父親的一枚棋子罷了。見過父親之後,安娜反而如張世俊對濟夏所說,比之前更傷心了。


第8集

  濟夏到病房看安娜,之後看安娜自暴自棄的樣子脫口而出自己就不應該答應張世俊。安娜很好奇濟夏到底答應了什麼,但是濟夏已經出門了。因為張世俊在演講中說要調查所有中高層,並自願接受檢查,全國範圍內掀起了檢查熱,當然這其中包括很多朴冠守陣營的人和崔宥真父親的公司。濟夏送安娜回家,路上告訴安娜他答應張世俊要保護好安娜,而她的父親並沒有放棄她。有報社記者發現網上安娜的照片,他將安娜和天使的事情聯繫在一起並發表出去。而一位送貨小哥拍到濟夏送安娜回住處的照片,濟夏檢查其手機時發現這一新聞。於是濟夏將計就計,利用宋教官爆料和送貨小哥的炒作將安娜主動暴露在媒體之下。

  事情發生緊急,崔有真來不及轉移安娜,就對菊代表下了帶著伏擊隊進行處理的命令。安娜在濟夏的保護和鼓勵下主動出現在媒體面前,她並沒有向崔宥真擔心的那樣說出自己的父親,只說了自己曾經在巴塞羅那生活過承認自己就是網路上說的那個天使,並且只說了自己是嚴惠麗和高導演的女兒,自己的名字是高安娜。崔宥真對於濟夏的做法雖然不滿,但也因為沒有造成多大危險寬恕了他。但是崔宥真繼母卻發現了安娜的事情,準備與父親商討如何對付崔宥真。

  濟夏在樓頂看到安娜即將摔倒,立馬衝出去準備救她,不料自己卻摔了一跤。濟夏尷尬的說自己沒事,準備逃之夭夭。安娜卻開口讓他陪自己一會。安娜向濟夏吐露自己母親死前的情況,聯想到跟自己現在的狀況一樣,成為崔有真最大的缺點,不能曝光於世人。安娜聯想到自己在母親死的那晚所做的事情,痛哭在濟夏懷裡。濟夏只是輕輕地摟著安娜,拍著她的後背進行安慰。警察廳長帶著濟夏的資料來見朴冠守,朴冠守發現濟夏原來是黑石的人,大笑著說太巧合了……


第9集

  在床上醒來的安娜想起了昨天濟夏為她做的點點滴滴,心情莫名的快樂起來,整個人一掃從前的陰暗沉悶,主動走到客廳要求和管家和J4美蘭一起共進早餐,還叫美蘭姐姐。美蘭一時之間難以接受。眾人坐在餐桌上吃飯時,安娜主動向美蘭道歉,說自己從前太過任性,自己一定讓她從這裡安全的回去。K1卻告訴她們,她們不可能會從這裡安全的離開,甚至一步也不能離開。大家都很疑惑,K1聖圭告訴她們,室長告訴他,安娜身邊的人,全都是陪葬品,只要安娜出了什麼事,全部人都得死,眾人聽完後很是震驚。安娜和美蘭一起出門準備去JSS公司的醫務室拿葯,門口聚集了很多安娜的粉絲,安娜很友好的和他們照了相。到了JSS公司,安娜碰見了宋詠春,宋詠春邀她來上自己的課,教她如何防身,安娜在課上碰見了崔宥真的弟弟。崔宥真弟弟崔成元一見到安娜緊緊抱住她,叫她外甥女。   

  另外一邊,來到cloud 9的濟夏和崔宥真商討著如何扳倒朴冠守。崔宥真讓濟夏去找出朴冠守的不正道交易的證據,濟夏不願意參與到這種政治遊戲里來,還諷刺崔宥真說她從前對自己做的那些事跟朴冠守沒有什麼分別。崔宥真卻告訴他,扳倒政治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不能再從事政治,濟夏被她勸服了。兩人乘坐電梯到JSS公司大堂時,剛好看見崔成元和安娜一群人,崔宥真十分慌張。崔成元戲謔姐姐道自己就要在這公開外甥女的身份,崔宥真急的大喊大叫,崔成元表示自己只是開玩笑,而且只是想帶安娜出去吃個飯。安娜同意跟他一起去,濟夏也一同跟著他們。崔成元帶著安娜來到了某家醫院,安娜見到了好久不見的那個小時候跟著警察一起來審問她的醫生,雖然那時候警察特別凶,但是這個醫生特別的好人,一直安撫著安娜。濟夏讓安娜和醫生獨處,崔成元邀他到房間里談話。崔成元開門見山的表示讓他待在自己身邊,他會開出跟他姐姐同樣的價錢,讓他好保護安娜。還告訴他,安娜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做出選擇了,濟夏意識到情況不對,立刻衝出房間尋找安娜,才發現安娜被崔元成的人帶走了。心急如焚的他四處尋找都沒有見到安娜,他將情況反饋給崔宥真,崔宥真大發雷霆,立即命JSS的人調監控錄像尋找安娜的身影。終於找到了一台嫌疑車輛,濟夏打算過去。濟夏找到了車輛,崔成元告訴他,想要救安娜,只能他一個人來,他如約而至。 到了安娜在的地方,他火急如焚衝進房子里找安娜,卻發現安娜安然無恙的坐在沙發上,管家、美蘭還有聖圭都在。他才知道自己被騙了,他打電話稟告崔宥真安娜找到了,將電話給了崔元成,兩人互相諷刺了一番,就掛了。安娜和濟夏走在沙灘上,聊起了崔元成。安娜表示崔元成和自己一樣討厭崔有真,所以決定留在他的身邊,他也不會傷害自己。他們身後的美蘭和聖圭也燃起了愛情之火,四人在海灘上打打鬧鬧,度過了快樂的時光。 晚飯後,崔元成來問濟夏他對於留在自己身邊的提議想法如何,濟夏說自己會離開崔宥真的,等事情結束後。安娜因為喝了太多的紅酒,臉通紅,濟夏拿來冰袋幫她敷臉。並把對講機給了她,告訴她有危險就用這個傳達消息給自己。安娜很開心,兩人用著對講機聊了一會,濟夏睡著了。睡不著的安娜出了房間找濟夏,發現濟夏在客廳里沒蓋被子就睡著了,她拿來被子給濟夏蓋上時,卻發現濟夏在睡夢中流淚。濟夏又夢到了拉尼娜被殺死的場景,但是當他打開沾滿血的頭巾想要看看拉尼娜時,卻發現那人是安娜。他驚醒,看見安娜坐在旁邊,便一把抱住了安娜,清醒後的兩人都十分尷尬。


第10集

  擁抱後的濟夏和安娜十分尷尬,安娜解釋道自己只是出來給他蓋被子,便匆匆逃回房間。兩人心思思的想要見對方,卻還是沒能成功,只得在對講機里互道晚安。   

  第二日,安娜請來美蘭給自己化妝,美蘭的化妝技術實在是不敢恭維,安娜開心的跑出去找濟夏,管家卻告訴她濟夏老早就出門了。原來濟夏是去拜託崔宥真放過安娜。安娜將自拍發了給濟夏看,還打去電話向濟夏告白,說從此以後濟夏就是她的人了。濟夏找到了正在去採訪路上的崔宥真,崔宥真問濟夏安娜打算什麼時候回來,濟夏告訴她安娜不打算回來了。直播間里,智妍百般刁難崔宥真,硬是將話題扯向她和安娜的媽媽嚴慧麗的關係。崔宥真說道,嚴慧麗從前是JB集團的模特,她是工作人員,兩人工作關係成為了很好的朋友。自己還幫嚴慧麗與安娜的父親高俊浩牽過紅線,還說那個著名的設計師拉菲特與嚴慧麗並不認識。沒想到,智妍竟然請來了安娜。安娜的到來,讓崔宥真十分慌張。安娜告訴眾人,媽媽和拉菲特是以前的舊友,拉菲特還發來了一段影片,證實了這個事實。眾人嘩然,安娜又說,自己不會接受拉菲特的邀請成為他新的繆斯,自己想要查清楚媽媽死的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直播結束後,濟夏跟著安娜回到了休息室,濟夏很不解的問安娜為什麼要這麼做,安娜告訴他,自己想要幫媽媽報仇,而且,自己有危險的時候,濟夏也會保護她。   

  濟夏跟著安娜來到了攝影棚,看著安娜成熟的樣子,他意識到安娜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這時,金室長派來殺掉安娜的人已經悄然無息的來到了攝影棚,幹掉了門口的保鏢,直奔安娜。濟夏看見了眾多保鏢,便知道情況不對勁,他讓安娜從通風口裡出去,安娜不肯,說自己要和他一起走。濟夏說兩人在一起只會更加危險,便讓安娜一個人離開,自己出去對付那些人。然而濟夏再怎麼能打,吸入了很多有毒氣體的他,在放倒了最後一個人的時候也昏倒了,安娜趕來,兩人都昏倒在地,還好美蘭及時趕到救了他們。眾人覺得此地非常不安全,便決定回到安娜原本的屋子。   

  另外一邊,被抓進警察局裡的調查的張世俊到了應該回家的時刻,但卻被朴冠守陷害,讓他無法回家,更不能參加總統大選。朴冠守一直在給警察方面施壓,還不讓他這種無黨派的人入黨。知道了老公被朴冠守陷害的崔宥真心急如焚,立即回到cloud 9部署計劃。眾人商討的結果是今晚就要無聲無息的殺掉朴冠守,這件事情只有一個人能做到,就是金濟夏。   

  濟夏帶著安娜回到了屋子裡,安娜因為太過害怕而不敢走,濟夏拿起她身上的毯子蓋住了他們兩個,帶著安娜一步一步的走回別墅。兩人在密閉的空間里互生好感,終於吻上。送安娜回房間的濟夏接到了夫人的電話,他決定去cloud 9跟崔宥真談條件,安娜讓他不要去,他安慰安娜說,沒事的,自己會安全回到她的身邊的。   

  到了cloud 9的濟夏知道了自己的任務是要殺掉朴冠守,但是很有可能不能活著回來。濟夏答應了,但是他提出了兩個條件。第一,要用朴冠守的頭換金室長的頭,第二,崔宥真不準再糾纏安娜。崔宥真答應了。濟夏出發前接到了安娜的電話,安娜告訴他,自己好想吃炸年糕,只想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吃,濟夏安慰她自己很快就回來。金室長打電話給突擊隊隊長,告訴他無論任務成功與否,都要殺掉濟夏。


第11集

  菊室長打電話給警察局局長,想要買一份「保險」。局長很高興。另外一邊,濟夏和突擊小隊在準備前往朴冠守府邸的路上,遇見了全副武裝的宋詠春,宋詠春表示自己也想出一份力。眾人拗不過他,便帶他上了車。JSS突擊隊的人一路跟著朴冠守的車,不料卻被朴冠守的眼線發現,報告給了朴冠守聽。朴冠守自以為聰明的沒有回自己的府邸,到了另外一個秘密住處,以為甩開了JSS人員的他,其實是中了崔有真布下的圈套。崔有真對菊室長在警察局局長那裡買的保險很是滿意。朴冠守來到了秘密住處,並沒有認出偽裝成警察並且帶上了厚重頭盔的K2和K1。但是疑心重重的他還是問了一句,吃飯了嗎,K1順口接上,吃了飯,暴露了自己。雙方戰爭一觸即發,慌亂中,朴冠守逃到了屋子裡面。濟夏和突擊隊隊長也跟著他們一路殺到了室內。突擊隊隊長在打鬥中中了彈,他讓濟夏快跑,不然會沒命,但是濟夏卻沒有聽他的,他看著朴冠守就要溜走,就讓隊長掩護自己,他跟著朴冠守進到了房間里。拔槍想要殺死朴冠守的濟夏卻因為自己不能殺人的病情而痛苦,久久不能開槍,只能對著天花板開槍撒氣。朴冠守被嚇得跪地求饒,過了一會,朴冠守對濟夏說,自己會給他兩倍的價錢,讓他效忠於自己,濟夏讓他坐下跟自己談談。濟夏撥通了夫人的電話,夫人知道了只有濟夏跟朴冠守待在一起,便知曉濟夏不能開槍殺人,朴冠守向她開出了條件,讓她留自己一命。他答應崔有真會立即放出張世俊,還會邀請張世俊入黨,崔有真很滿意這個條件,便讓他把電話交給濟夏。她讓濟夏安全的回來。朴冠守果真按照崔有真要求的那樣放出了張世俊,還讓記者將自己邀請張世俊入黨的消息發上網。朴冠守將自己的金庫打開,將錢給了濟夏,並提出跟濟夏合作的想法。還說起自己曾經僱傭過黑石的人做保鏢,濟夏一聽覺得有戲,便答應他只要能賺錢便聯繫他。隨後便帶著突擊小隊的人安全的返回。cloud 9里,崔有真警告金室長讓她別動濟夏,金室長表示濟夏做的自己也能做。崔有真告訴她,她想為自己做的,自己都想為濟夏做。另外一邊,被放出來的張世俊聽崔會長講述了關於安娜的事情,氣急敗壞的他約崔有真在家裡見一面。回到家的張世俊一個巴掌扇到崔有真的臉上,還警告他不要動安娜。崔有真反問他是不是不想做總統了。兩人僵持了一會,崔有真念在張世俊還有利用價值的份上,便將這件事情暫且擱置一邊不再去想。轉而打算去找濟夏。從朴冠守住處回來的濟夏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安娜的宅子里,安娜看見濟夏回來,激動地衝下樓,一把抱住了濟夏。濟夏向她道歉說自己沒有帶錢包,所以買不了她想吃的油炸年糕。濟夏和安娜還有JSS的成員一起外出聚餐,大家打打鬧鬧,過得很是快樂。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崔有真在餐館外面看見了濟夏和安娜在裡面快樂的吃飯,她酸酸的跟司機說掉頭離開,並讓他明天把濟夏帶來cloud 9。吃晚飯的眾人回到了安娜的宅子,因為喝了酒沒有辦法開車的原因只得留在宅子里。半夜睡不著的濟夏跑到屋頂上待著,安娜也沒有睡著,想到濟夏可能受了傷,安娜拿了藥包幫濟夏塗了葯。塗完葯的兩人拿著毯子跑到了屋頂上看星星,互訴衷腸。安娜提出想要跟他私奔的想法,濟夏說好啊,去西班牙吧,那是他們初次相見的地方,安娜躺在他的懷裡,兩人度過了甜蜜的夜晚。第二日早上,濟夏來到了cloud 9,將自己和朴冠守的合作告訴了崔有真。崔有真斷定沒過多久朴冠守就會主動聯繫他,她很開心朴冠守上了鉤。濟夏走後,金室長和崔有真展開了什麼計劃,還是一定不能讓濟夏知道的計劃。另外一邊,安娜的宅子里,崔成元會長來看安娜,並把這棟房子放在了安娜的名下。安娜問崔成元,是否知道自己母親的墓在哪裡,崔會長說知道,還邀請她去今晚悼念她母親逝世而舉辦的時裝展。


第12集

  朴冠守為張世俊舉行了入黨的歡迎會,兩人在記者面前裝的很和諧的樣子,實則各懷鬼胎。另外一邊,崔成元會長帶著安娜去到了她母親的墳墓,眾多媒體在那等著。安娜見到母親的墳墓十分傷心,還跟媽媽說別等爸爸了,爸爸不會來。一旁的崔元成接到了電視台主持人妍珠的電話,妍珠告訴他現在有很多人打電話舉報崔有真,成元會長帶著安娜來到了一家監獄裡。監獄裡的人原來是那天晚上潛入了嚴慧麗家中,打算偷取一些首飾品的小賊。他告訴安娜,那天他看見了另外一個潛入嚴慧麗家中的人,是崔有真。崔有真拿著注射器殺死了嚴慧麗,安娜聽了十分震驚,她想要現在就揭發崔有真。但是成元卻告訴她現在不行,至少要等她父親坐上總統的位置才行。還告訴安娜,千萬不要將這件事告訴濟夏。濟夏在宋詠春那裡聽到了些關於崔有真和崔成元的過去的事情。原來崔有真當初選擇了自己的愛情,而沒有服從父親的安排,而且那個時候JB集團陷入了經濟危機,是崔元成接受了父親的聯姻提議,挽救了公司,成為了JB集團的會長。濟夏對崔元成開始產生了疑心。安娜來到了悼念母親的時裝周上,因為緊張的她又找崔元成要了些葯,但是濟夏擔心她吃的太多,所以不讓她吃。安娜卻執意要吃,她想要在這場晚會上展示出自己的身上流著跟母親一樣的血液,她能做的和母親一樣好。雖然吃了很多葯,但是當她走上舞台上時,追光還是刺激到了她。一直守在旁邊的濟夏一把抱住了她。台下的崔元成會長和自己的母親意味深長的對視了一眼。崔元成散播出的小道消息很快就傳播出來,說安娜是崔有真出軌生出的小孩,還說崔有真殺死了嚴慧麗。導致崔有真被推上了討論的熱門,需要被調查。崔元成帶著安娜找到了警察廳廳長,希望他對崔有真展開調查,作為殺死嚴慧麗的嫌疑犯。崔元成部署的計劃一步步開展,網上對崔有真的評議也越來越惡劣。正在做義工的崔有真受到了記者的圍剿,受不了輿論抨擊的她昏倒在了現場,被送往醫院。針對她的崔成元看到了這個消息之後哈哈大笑,很是開心。來醫院看望崔有真的宋詠春來勸她放過安娜,原來二人是叔侄關係。崔有真聽到宋詠春的勸詞十分氣憤,讓人趕忙把他送出去。另外一邊,崔成元的丈人和母親勸張世俊放棄崔有真這張牌,加入他們,共謀大事。安慰完安娜的濟夏左右想不通崔有真的做法,便跑到醫院去問崔有真。崔有真告訴他,自己沒有殺死安娜的媽媽,也沒有讓人殺死她,而且她知道真兇是誰,但是她不會說出來。誤導安娜和張世俊是自己殺了嚴慧麗的她,是想要張世俊一直留在自己的身邊。濟夏選擇相信她。夫人告訴濟夏,如果想知道其他的,可以去問鏡子。自己已經在cloud 9的鏡子里設置了他的語音識別功能。濟夏是除了她以外的,唯一一個能使用鏡子的人。接下里,她會堂堂正正的接受調查。濟夏走後,崔有真叫來了張世俊,並且在警察局前當著眾多媒體的面,宣布了高安娜是自己和張世俊議員所生的小孩。


第13集

    崔有真說出了安娜其實是張世俊和電影明星嚴慧麗的親生女兒的真相,不但媒體震驚,坐在電視機前的安娜、元成還有死對頭朴冠守也十分震驚。張世俊表示自己一會會召開一個簡短的說明,請媒體放心。把崔有真推入警察局接受訪問後,他遇見了崔成元,並告訴崔成元,他中了他姐姐設下的圈套,那個證人是崔有真的人。他召開了記者會,他講述了自己和嚴慧麗相遇的過程。據他所說,他和嚴慧麗曾經有過一段戀情,是在遇見崔有真之前,後來自己被捕入獄,嚴慧麗離開了他,還去到了美國和別人結了婚,他感覺自己被拋棄了,後來他遇到了現在的夫人崔有真,是崔有真這麼多年來一直支持著他,陪伴他走過這些路。張世俊在媒體前將崔有真塑造成了一個完美妻子的形象。另外一邊,和證人對峙的崔有真因為證人的證詞出現了變故,被無罪釋放,離開了警察局。在電視機前一直關注著這一些的安娜毫不知情,直到舅舅打了電話給她,她才知道那個證人是假的。回到醫院後的崔有真遇見了等在病房裡的崔成元,成元請她原諒自己犯的過錯,崔有真讓他回去等待著她的懲罰。還讓他趕緊把安娜和安娜身邊的人處理掉,趕緊把安娜送出國。崔成元離開後,崔有真想起了嚴慧麗死的那天,自己沒有救她的場景,哭了起來。另外一邊,在家裡待著的安娜打不通舅舅的電話很是鬱悶,濟夏剛好回到家裡來安慰她。兩人坐在屋頂上聊了一會,見到了張世俊的車。張世俊找安娜單獨的聊,告訴安娜上次自己在醫務室里的話都是騙她的,在記者會的那些言論也是騙人的。只有他坐上了總統的位置,他才能讓安娜過得幸福。安娜卻告訴爸爸,他已經失去了她。一切彷彿都回到了正常,濟夏依然在cloud  9里查關於朴冠守的漏洞,崔有真和張世俊也一起出席各種慈善活動。這天,安娜又來到了媽媽的墳墓前,剛好崔有真也來為嚴慧麗獻花。順便告訴安娜,她母親生前最喜歡水菊,還說她要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該多好,讓她安安靜靜的待著,就能成為總統的女兒,日後或許還能接手JB集團。安娜說不要。崔有真一氣之下,將濟夏的真實身份全部告訴了安娜,還說濟夏和自己聯手是因為他死去的愛人拉尼娜報仇,濟夏是不可能和她遠走高飛的,沒有人會陪在她的身邊。回到cloud  9的崔有真,發現了濟夏查出的資料。濟夏查出了一個驚天大秘密,背後牽涉了許多的政黨人員和企業集團,被稱為「庫馬爾門」。濟夏還將此事告訴張世俊,準備找出證據,交給張世俊,讓張世俊成為總統,給他一個機會拜託崔有真的控制,能夠做一個好爸爸。濟夏瞞著夫人去找了朴冠守,問起了朴冠守關於「庫馬爾門」的事情,還說知道了總統兒子金石韓在被監視的事實。朴冠守十分堂皇。便立即急匆匆地跑去醫院找到了金石韓,告訴金石韓,「東西」一定要好好保存,不然就有麻煩了,還提醒他要小心崔有真這個人。暗中跟著朴冠守的濟夏看到了朴冠守的人和金石韓,心有疑惑的他決定待在這裡繼續查下去。朱室長帶著人來支援他,說是夫人知道了他的計劃。濟夏派人很明顯的跟蹤著金石韓,金石韓發現了有人在跟蹤他,便打電話給崔成元,崔成元此時在和「庫馬爾門」的成員開會,便沒有接聽他的電話。他終於發現了一直跟蹤他的人十分不對勁,便急忙趕到自己常在祈禱的地方,在那裡他看見了濟夏,他讓人抓住濟夏,自己衝進去檢查「證據」,濟夏看見了「證據」的所在位置。另外一邊的會議上,眾人在決定著下一代總統應該是誰。


第14集

  濟夏不幸中彈昏迷不醒 安娜為保護濟夏欲離開     拿出了內存卡的金石韓走向門口的濟夏,問他到底是幹什麼的,濟夏笑了笑,望向他手裡的內存卡。金石韓覺得有詐,拔腿就跑,濟夏放倒了控制住自己的兩個保鏢,立即追上前去。這時,湧進來更多的保鏢,濟夏在應付他們的時候,讓金石韓帶著內存卡跑了。金石韓上了車打算開走的時候,被朴冠守的人追著搶奪內存卡,他只得又開始逃跑。濟夏一直在他身後幫他擺平那些追他的人。但後來他被逼上了欄杆處,差一點點就要掉下去,金石韓一咬牙就往下跳,千鈞一髮之刻,濟夏伸手拉住了金石韓,金石韓的手裡握著的內存卡也到了濟夏的手裡,濟夏將他拋入了樓下一層的停車場里,自己跳入了經過的貨車裡。正打算逃跑的濟夏被樓上的人射中了腹部,他在意識清醒的時候將內存卡藏在了隱蔽處,便跳上朱室長的車絕塵而去。漸漸失去意識的濟夏最終還是昏迷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當成了襲擊了總統兒子金石韓博士的嫌疑犯,警車一直在追著他們,朱室長打電話請示崔有真,崔有真讓他們趕緊到cloud 9來,還叫上了醫務室的林室長。濟夏情況非常危急,林室長花了好大的功夫,他都還是沒有脫離危險狀態。昏迷中的濟夏,夢見了自己和安娜甜蜜的在公園裡散步,玩鬧,還打算私奔到國外,卻因為自己腹部中彈不能陪安娜出國。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搶救,濟夏還是脫離了危險期,但還是處於昏迷之中。崔有真一方面擔心著濟夏,另一方面也高興濟夏抓住了朴冠守的把柄,拿到了內存卡。她叫朱室長帶著人立即去搜查內存卡,朱室長照做了,卻沒有找到。醒來後的金石韓告訴手下,不要動濟夏,是濟夏救了自己。知道內存卡被搶的朴冠守氣急敗壞,他打電話讓警察廳廳長帶人以捉拿犯人的名義搜查崔有真的cloud 9,卻什麼都沒有查出來,最後灰溜溜的離開了JSS。另外一邊,在家中的安娜也得知了濟夏的消息,焦急的她只能在家裡祈禱,美蘭告訴她,濟夏在JSS里。心急如焚的安娜趕往JSS找濟夏,卻因為自己不是cloud 9的成員進不去。被保鏢帶往門口的安娜看見了崔有真,便要求崔有真帶她去見濟夏,崔有真諷刺的讓她叫自己媽媽,沒想到安娜真的照做了。她邊哭著邊跪下求崔有真讓她見濟夏,崔有真很是吃驚,但還是帶她去了cloud 9。到了cloud 9里,崔有真告訴安娜,濟夏這個樣子已經沒有辦法保護她了,現在輪到安娜來保護濟夏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離開濟夏,走的遠遠的,濟夏由自己來救活。安娜答應了她,見完面,自己就離開。走近濟夏,安娜情緒失控的趴在他的身上大哭,讓他不要死,還深情地告訴他,自己愛他。門外的崔有真聽到,臉色大變。庫爾馬門的成員們像往常一樣開會,成員們得知崔有真手上掌握了證據,想要邀她成為成員之一。崔成元聽著十分生氣。他找到朴冠守,想要一起合作。他買通了菊室長,讓菊室長為他打開cloud 9的大門,自己和朴冠守聯手抓住崔有真,搶來內存卡和cloud 9。兩人帶著人到了JSS里,菊室長早就在門口迎接他們了,菊室長刷了自己的卡,讓他們能夠去到cloud 9。cloud 9里,濟夏醒了過來,林室長告訴他,安娜昨天來過了,濟夏讓鏡子把昨天的影像放出來,看見悲痛欲絕的安娜,濟夏也忍不住傷心落淚。崔有真得知濟夏醒了的消息,開心的跑去見濟夏的時候,看見了濟夏正在看著安娜昨日的影像,她腦子裡湧進當年她對嚴慧麗說的那句話,愛情是不能分享的。她在門外站了一會,才進去問濟夏,內存卡在哪裡。濟夏告訴她,他拿來內存卡並不是為了給她,也不是為了給她做為防禦,而是自己的第二封郵件。是為了扳倒朴冠守,也是為了自己和安娜。崔有真難以置信的問他,他們難道不是朋友嗎。濟夏說,她只是將自己當做年輕時候的張世俊,只是想要另外一個奴隸,他不適合她。兩人吵嘴之時,cloud 9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15集

  濟夏和夫人在cloud 9里,而JSS公司外已是翻天覆地。崔元成帶著人打入了JSS內部,還讓菊室長帶他到cloud 9里,見到了濟夏和夫人。夫人看到背叛的菊室長十分生氣,崔元成自信滿滿的坐在沙發上,讓警衛把炸彈設置成兩小時的倒計時,讓崔有真把cloud 9和內存卡都交出來。兩人陷入對峙之時,朴冠守打來視頻通話,讓崔有真交出內存卡,自己就什麼都不做。濟夏讓夫人說出內存卡不在自己身上的事實,還和崔有真在朴冠守面前演了齣戲。讓外面的人放自己出去拿內存卡,朴冠守答應了。臨走前,夫人關掉了外面的通話設備,設置成只有她跟濟夏兩個人能聽見。濟夏請她讓朱室長也一起去到現場,崔有真答應了。崔有真讓他小心,在他轉身離開之時,她想起了濟夏對她的好,點點滴滴,匯成了她對濟夏異樣的感情。濟夏和朴冠守的親信一起驅車前往濟夏藏匿內存卡的停車場。cloud 9里,崔成元和崔有真的對峙還在繼續。崔有真讓鏡子將JSS的電梯停運,把現場連接上金室長的手機,金室長看到情況緊急,便調集了大量的安保人員集中JSS。接下來,崔有真看向菊室長,問菊室長的孫子是不是在美國,她反正也活不過這兩個小時,便讓鏡子順便處理掉他的孫子。菊室長求她不要這樣做,自己背叛她都是為了JB集團。崔有真說不動他的孫子也行,讓他自己看著解決,菊室長明白了她的意思,開槍殺了自己。崔有真說,用懸賞金十億嘉獎第一個殺掉崔成元的人,外面的警衛紛紛拔槍,崔成元立即認輸。 另外一邊,來到了內存卡藏匿處的濟夏找到了內存卡,卻被朴冠守的親信警衛打倒在地。緊急時刻,朱室長出現殺了那個警衛。本想著要處理掉濟夏的朴冠守一聽這情況慌了,濟夏約他在那個小金庫見面,自己把內存卡送過去,順便把錢拿了。拿到內存卡的濟夏和張世俊見面了,但他突然不想將內存卡給張世俊。他覺得張世俊沒有履行做父親的職責,完全是個傀儡。但最終,濟夏還是將內存卡給了張世俊,自己開車準備去殺掉朴冠守。拿到了內存卡的張世俊在前往記者召開會的路上,他打算把從前自己的黑歷史全部抖出來,在此之前,他給崔有真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內存卡在自己手上,崔有真說公不公開隨便他,並約他在家裡見一面。掛了電話後,他取消了記者見面會,並接通了朴會長的電話,想要見見庫馬爾門的成員。朴冠守得知張世俊拿到了內存卡心急如焚,找人綁了正準備出國的安娜,並和張世俊視頻通話,要求他拿內存卡來換女兒。張世俊心急如焚。趕往朴冠守秘密小屋的濟夏打不通安娜的電話,他拖著還未痊癒的身體「掃蕩」了朴冠守的秘密小屋後,在一個警衛的口中得知了安娜被綁架的消息。他又急匆匆的趕往安娜被綁的地方,雖然只有他一個人,但還是將守在外面的保鏢全部清理乾淨了。但是安娜還是被帶走了,他得知了安娜被帶往JSS公司,而且公司里放置了一枚炸彈,不到一個小時就會爆炸。濟夏崩潰般的大叫。JSS里,宋詠春帶著人將突擊隊隊長救了出來,兩人把安娜救了。金室長調來的人和崔成元的人在大廳開戰,宋詠春帶著安娜逃跑。安娜一個人先跑到停車場,突然被人捂住了嘴,原來是宋詠春。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讓安娜想起了,媽媽死的那天,在房間里的男人,竟然是宋詠春!


守護者K2大結局

第16集

  朴冠守的心腹告訴濟夏,cloud 9里的炸彈是不會停止的,而且安娜也被抓進了JSS本部里。濟夏氣憤的大叫,隨即拖著遍體鱗傷的身體趕往JSS里救人。張世俊得知安娜被抓的消息也趕來了JSS,崔有真讓他進到cloud 9里來。崔有真讓鏡子調成靜音模式,她告訴張世俊,自己沒有殺嚴慧麗,也沒有派人殺死嚴慧麗,她之所以這麼多年來欺騙張世俊的原因,是因為她想證明給自己的父親看,自己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她是幸福的,可是她錯了。她得知內存卡在張世俊的手上,借用了內存卡告訴庫馬爾門的成員們,讓朴冠守的人趕緊撤。朴冠守受到了打壓,但是他卻告訴庫馬爾門的成員們,那枚炸彈是不會停止的,再給他十分鐘,他會讓整個cloud 9毀於一旦,這樣,只有自己擁有了。還讓人切斷JSS公司的通訊信號和電源。

    JSS大廳里,金室長帶著人清理了大部分的朴冠守的心腹,卻被告知安娜仍然在躲避剩餘的朴冠守的警衛的抓捕,cloud 9里的張世俊和崔有真也得知了這個消息,崔有真立即派人去尋找安娜。停車場里,安娜一個人躲在暗處,朴冠守的心腹找不到十分著急,打電話告訴朴冠守安娜跑了,氣急敗壞的朴冠守讓他務必要找到安娜。朴冠守的心腹斷定安娜肯定還在停車場里,派人仔細查找,一警衛發現安娜,卻被安娜跑掉了。逃跑中的安娜撞到了趕來救她的濟夏,濟夏拖著受傷的身體開槍殺了警衛,自己也隨即倒下。眾人趕往停車場救濟夏,安娜也跟著濟夏走,卻被金室長帶進cloud 9里。和炸彈一起坐在門外的崔成元看見了安娜,處於下風的他拔槍打傷了金室長的腿,挾持了安娜,讓崔有真開門。被逼無奈的崔有真打開了門,崔成元讓張世俊交出內存卡,不然自己就殺了安娜,在張世俊猶豫之間,他開槍射中了崔有真的腹部。驚呆的張世俊乖乖的把內存卡交給崔成元,讓他放了安娜。

    醫務室里,醒來的濟夏掙扎著要去cloud 9里救人,他告訴陪在身邊的朱室長,cloud 9里的炸彈是不會停止的。朱室長打電話將這件事告訴崔有真,這時,JSS里的電源和通訊設備被切斷了,崔成元著急的讓崔有真打開電梯,讓自己逃出去,崔有真罵他厚顏無恥。大量失血的崔有真快扛不住了,崔成元去外面找出路,張世俊讓安娜幫忙按住傷口,自己也去找出口,安娜忍者恨意按住了她的傷口。崔有真告訴她,自己沒有殺她媽媽,是她的爸爸殺的,為了自己,她趕到現場的時候,已經晚了。那個時候嚴慧麗求著讓她救她,她沒有救她,從那時候開始,自己就走入了惡魔一樣的生活,行為處事都像極了自己的父親。

    另外一邊,濟夏打算用繩子把人從cloud 9里救出去,讓宋詠春等人在上面等著,自己下去救人。看見濟夏,崔成元用安娜威脅濟夏讓自己先走,推搡間內存卡掉在地上,濟夏只好讓他先走。到電梯口時,崔成元還開槍射傷了濟夏,等他安全到上面時,還將繩子扔下,匆匆離開現場。濟夏只得讓大家都進入電梯,讓上面的人開槍射斷繩子,讓電梯墜落,說不定還可以免於炸彈的威脅。可崔有真不想離開,她讓濟夏帶走金室長,她說自己累了,想休息了。眾人只好離開,在電梯關上後,張世俊推開了電梯門,走了出去,讓濟夏照顧好安娜,自己打算把炸彈搬進cloud 9里,減小衝擊力。安娜痛不欲生,但張世俊還是離開了。他把炸彈搬進cloud 9里,讓崔有真告訴鏡子關門,自己和崔有真一起走上黃泉路。兩人久久的擁抱。炸彈了,JSS里晃動了好幾下,在cloud 9上面的人一直在詢問濟夏是否安全,安娜說他們都安全,讓他們趕緊救他們。  

    張世俊和崔有真雙雙離開了人世,安娜繼承了崔有真的位置。崔成元和朴冠守以為能夠春風得意的高枕無憂,卻雙雙被殺。安娜最終將內存卡里的消息公開於世,自己也放下了從崔有真那裡繼承的所有職位。和濟夏遠走高飛,過著兩人甜蜜的生活。